“淫奴,你们已经被主人调教成世界上最淫贱的妓女了,是时候实现你们的誓言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成为所有雄性动物的精液厕所和肉便器。”

    托蒂坐在大床上,淫笑着对跪在他面前的六女说道。

    “是,主人,淫奴无时无刻都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成为所有雄性动物的精液厕所和肉便器是淫奴的愿望。”

    六女跪在托蒂面前,口中发出淫贱的话语,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对自己信仰的主神宣誓一样神圣而庄严。

    “嘿嘿,说得好,那今天晚上,海伦,你就到科里纳那里,凝玉,你去和你的老乡古德聚一聚吧,相信他会很高兴,艾薇儿,你就去和贝拉米沟通一下吧,歌坦妮你和奥尼尔深入研究一下,若尔娜,那你就去维里埃那里吧,黛丝今晚留下来陪我。哦,对了,不用穿衣服了,外面披件袍子就可以了,还有,记得说是领主让你们去慰劳他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功臣的。”

    托蒂淫笑着,把众女分配给民兵的几个头头,只留下黛丝一个侍寝。

    “是,主人,淫奴知道了。”

    除了黛丝外,被点到名的五女领命而去了。而托蒂则大笑着抱着黛丝,开始运动起来了。

    海伦披着一件黑色丝袍,推开了科里纳窑洞的大门。科里纳还是和往常一样,拿着布檫着那些被视如珍宝的长刀。看到海伦突然来到他的房间,科里纳连忙站起来迎接。“海伦老板娘,你这么晚了到我这有什么吩咐吗?”

    “科里纳,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跟着李察出生入死,为李察立下了不少功劳,所以叫我今天过来,好好的慰劳一下你。”

    海伦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丝袍给裉下,露出里面赤裸的令人血脉贲张的诱人的雪白玉体。

    突然看到海伦那诱人犯罪的惹火玉体,科里纳下面的肉棒噌一下立马坚硬起来,裤子都似乎要被撑破了。科里纳结结巴巴地说道:“老、老板娘,你、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说的都是真的?”

    海伦“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娇笑着说道:“科里纳,你真是个呆子,我都这样了,难道还会是假的吗,难道你不想要我吗?”

    海伦媚眼白了科里纳一眼,伸出一根手指放进嘴里吸吮着,诱惑的意味不言而喻。

    听到这里,科里纳哪里还忍得住,吼叫着一把撕碎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硕大无比的肉棒,一把抱住了海伦,双手抓住海伦一双丰满的玉乳,狠命地揉捏起来。

    “啊!科里纳,夜还长着呢,你这么急干嘛,你揉得人家的胸部痛死了。”

    海伦在科里纳的怀里扭动着娇躯,只是娇小的海伦和巨大的俄勒芬武士比起来,就好像巨人和小孩一样,无用的挣扎只是让科里纳的肉棒越发的坚硬。

    “嘿嘿,我是急了点。”

    听到海伦的娇嗔,科里纳憨厚地笑了下,手上的力气也放轻了一点,温柔地继续揉捏着海伦的玉乳。

    “嗯……好人……你揉得人家的奶子好舒服……喔……人家的小穴都开始流水了……”

    渐渐地,海伦被科里纳挑起了情欲,小穴中开始流出晶莹的淫水,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嘿嘿,老板娘,俺老科的技术还可以吧,来让你看看俺的本钱。”

    科里纳得意地笑着,松开了怀里的海伦,露出那根硕大无比的肉棒。

    “噢,天啊,科里纳,你的肉棒真大,都快有人家的手臂粗了,还这么长,比李察的还要粗大得多了。”

    看到科里纳那硕大的肉棒,海伦兴奋得双眼发亮,骚穴内的淫水流得更欢。海伦用双手捧起肉棒,仿若珍宝一样,用小脸轻轻摩挲着。

    “嘿嘿,俺老科的本钱不错吧,来吧,海伦老板娘,不用客气,动口吧。”

    听到海伦说自己比老刘还在厉害,科里纳再次得意地笑了,抖动着胯下的巨大。

    “那我就不客气了,唔……”

    海伦张着小嘴,努力想把科里纳的龟头含进嘴里,只是科里纳的肉棒实在太大了,就连龟头海伦也不能完全含进去。海伦只好放弃,努力吸吮着龟头的前端,用舌头舔着马眼。海伦仔细地舔着科里纳的肉棒,连肉缝里的污洉也被海伦舔得干干净 净,不一会,整根肉棒上都沾满了海伦亮晶晶的口水,兴奋得科里纳的肉棒是一抖一抖的。

    “喔……海伦,好宝贝,你的技术真棒,舔得我爽死了,下面我也让你爽一下吧。”

    说着科里纳抱着海伦躺到床上,将海伦迷人的小穴面向自己,伸出长长的舌头,也开始舔着海伦的小穴。

    “科里纳……你真会舔……舔的海伦……好舒服……嗯……啊……再深点……到里面去舔……海伦的骚穴里面……好痒……”

    海伦被科里纳舔性奋到了极点,两片大阴唇不用扒就已经自动地张开了,阴蒂挺立起来,淫水汩汩,连屁眼也一缩一缩的。

    海伦不停浪叫着,小嘴也没忘记科里纳的肉棒,不时的舔一下马眼,含一下龟头。听着海伦的浪叫,科里纳也有些忍不住了,他想海伦的骚穴操起来一定会很舒服。科里纳把抱起来放在床上,分开海伦的双腿,肉棒对准海伦的骚穴,龟头在阴唇和阴蒂上不停摩擦着,然后用力一挺,大肉棒插进了海伦整是淫水的骚穴里。

    “啊……好舒服……科里纳……你的肉棒真大……又粗又长……比李察的还要棒……海伦的骚穴要被你的肉棒撑裂了……啊……喔……用力操……”

    海伦的骚浪劲被科里纳一插又上来了,大声的浪叫着。

    只是科里纳的肉棒真的是太大了,即使插到底了,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长度留在外面。连平坦的小肚都像长了肉茧一样,鼓了起来。科里纳的肉棒在海伦的骚穴内进进出出,下下都顶到海伦的子宫壁,肉棒进出间带出大量的淫水,把身下的床单打湿了一大片。海伦的小穴内积聚了大量的淫水,科里纳抽插时都会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海伦的小嘴里发出阵阵淫浪叫声,纤腰拼命扭动着,迎合着科里纳的肉棒,在她的骚穴内横冲直撞。

    “啊……啊……喔……嗯……好……好爽……好棒……亲哥哥……好夫君……你操得海伦好舒服……啊……骚穴好爽……再用力……喔……子宫要被顶穿了……喔……”

    科里纳一边用力干着海伦,一边用长长的象鼻卷起海伦丰满的玉乳,勒得乳肉高高的凸起。同时张嘴含住海伦的另一只乳房,粗糙的舌头舔过海伦细嫩的乳肉,都让海伦异常的性感。

    “海伦老板娘,小宝贝,比想老板,谁操得你更舒服?”

    科里纳一边说,一边用力猛顶了几下。

    “啊……喔……你的舒服……你比李察的还要粗……还要长……海伦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啊……李察的小鸡鸡都不能顶到人家的花心……喔……你却次次都要顶破人家的子宫……啊……嗯……海伦以后都不要给李察操了……以后海伦的骚穴只给……只给科里纳你一个人操……”

    海伦在科里纳狂猛的抽插下,顺从的回答着,听得科里纳又是一顿猛插,直操得海伦兴奋浪叫,娇躯乱颤不已。

    被科里纳狂猛地抽插了好几百下之后,海伦先一步达到了高潮,汹涌的淫水激射而出,溅得科里纳的下身满是淫水。只是海伦虽然高潮了,但科里纳还没有满足,于是他也不管海伦,继续猛烈地抽插着。

    “喔……喔……好……好美……啊……好哥哥……你……操……操得我……

    爽……爽死了……啊……好……好爽……人家……真是……爽……极了……嗯……嗯……用力……一点……快……再快一点……喔……好爽……喔……喔……你的……大肉棒……干……得我……好爽……好舒服……啊……嗯……嗯……”

    一连串猛干狠操,记记都顶到海伦的子宫深处,让刚刚高潮海伦忍不住兴奋的高声浪叫。不一会竟然又是一次高潮,这次喷出的淫水比刚才的那要多,科里纳被海伦的阴精一冲,也爽得射出炙热的阳精。

    巨量的精液把海伦的子宫都撑得满满的,整个肚子都鼓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怀了孕。当科里纳把肉棒插出来之后,精液也从海伦的小穴喷涌而出,喷到床单上,形成一汪小水潭。

    海伦瘫软地躺在床上,细细喘息呻吟着。科里纳的大手轻抚着海伦高潮过后因汗水而更加滑腻的肌肤,突然想起刚刚海伦那一缩缩的小屁眼,科里纳淫笑着把海伦的胴体扳过来,让她趴伏在床上,挺着还非常有精神的肉棒,对准海伦的小屁眼,慢慢地挤了进去。虽然经过托蒂的开发,但是海伦的屁眼依然十分紧凑,对于科里纳这样硕大的肉棒,容纳起来还是非常的艰难。

    “啊……科里纳……好人……你的太大了……人家……人家的小屁眼要被你的肉棒撑裂了……啊……啊……不要……要裂开了……”

    终于科里纳的肉棒整根都挺进海伦的屁眼里,粗长的肉棒一直达到从未有人到过的直肠。海伦却感觉好像内脏都被科里纳的肉棒挤到了一块,连呼吸都变得那么的困难。

    “海伦宝贝,你的小屁眼真紧,比小穴还要紧,我的肉棒都要被你的小屁眼给夹断了,好爽,比小穴还要爽,以后天天都要操你的屁眼。”

    海伦紧凑的小屁眼夹得科里纳兴奋不已,双手扶着海伦的纤腰,努力地抽送着肉棒。

    “喔……啊……科里纳……亲哥哥……你真棒……海伦……海伦爽死了……啊……海伦被你顶穿了……喔……喔……内脏都要被你的肉棒挤碎……”

    虽然科里纳的肉棒比托蒂的还要大,但是毕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海伦很快就沉沦在肉欲里,忘形地浪叫着。

    突然,科里纳用鼻子卷起一把放在床边的战刀,倒转刀柄,把刀柄一下插进海伦的小穴内。

    “啊……啊……好爽……海伦从来没试过……两个穴一起被操……啊……啊……骚穴和屁眼都好爽……好美……嗯……嗯……要死了……海伦要被科里纳操死了……啊……喔……嗯……海伦的骚穴和屁眼……以后天天都要被科里纳的大肉棒操……啊……干死我了……”

    从未试过两个穴一起被插的海伦兴奋得快不起了,淫声浪语叫个没停。

    这边的海伦在和科里纳展开着盘肠大战,另一边的凝玉也找上了她的老乡古德。

    “喔,凝玉好宝贝,你的小穴真紧,老板真是太够意思了,这么美的老婆还给我们干,果然是跟对人了。宝贝,你知道吗,以前在船上的的时候我就想操你了。”

    古德抱着凝玉,粗大的肉棒在凝玉的小穴中进进出出,边操边发出对他老板老刘的感激之情。

    “喔……喔……亲哥哥……你真好……凝玉要爽死了……嗯……相公说了……他很感谢你一直为他奋战……所以……所以让凝玉当慰安妇来慰劳你……今晚……凝玉就是你的人了……喔……你想怎么操都可以……把凝玉操烂也没关系……啊……嗯……好人……用力操……嗯……吻我……”

    凝玉的玉腿紧紧夹古德的腰,被操得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兴奋浪叫。

    “凝玉宝贝,你放心,我一定会用我的大肉棒把你操得爽得死去活来,不止今天,以后天天都要操你。”

    说着,古德大嘴吻上凝玉的樱唇,舌头窜到凝玉的口里,卷起她的小舌,吸食着凝玉的香津。

    “喔……喔……唔……”

    小嘴被古德吻住,凝玉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凝玉双手环住古德的脖子,剧烈回应着古德的热吻。

    热吻持续了好几分钟,直吻到凝玉感到快要窒息的时候,古德才放开了凝玉的小嘴,让凝玉喘息回气。

    “唔……喔……好人……亲哥哥……好夫君……以后你想怎么都可以……啊……无论在哪里……喔……什么时候……嗯……只要你想操凝玉……喔……喔……凝玉就扒开骚穴……给你操……嗯……亲哥哥……凝玉……快要泄了……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的大肉棒顶穿了……喔……再用力……”

    凝玉穴内层层嫩肉一收一缩的,把古德的大肉棒层层叠叠包围起来,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古德被凝玉这小穴一吸,感觉自己快要到达爆发的边缘,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最后和凝玉一起达到了高潮,凝玉的阴精冲刷着古德的肉棒,而古德的精液也一股股的冲进凝玉的子宫内。

    古德虽然射了,但依然还有战斗力,将凝玉换了个姿势,继续操了起来。凝玉和古德在床上忙得不可开交,艾薇儿也是不甘示弱,扳着小屁股,用屁眼迎接贝拉米的进攻。

    “啊……啊……艾薇儿的屁眼……好爽……道格大肉棒插得艾薇儿的屁眼好舒服……啊……嗯……贝拉米……用力操……把艾薇儿的屁眼给插爆……”

    艾薇儿一边扳着屁股让贝拉米操,一边大声浪叫着,贝拉米的胯部撞在艾薇儿的俏臀上,撞起一波波的肉浪。

    “老板真是我们獒人的恩人,不仅让我们重新踏上战场,还把老婆送给我操,真爽,艾薇儿老板娘的屁眼真紧,喔,夹死我了。”

    贝拉米边操边说,一脸兴奋之色。双手从艾薇儿的腋下穿过,抓住艾薇儿一对乳房,借力用力,死命地在艾薇儿的屁眼内抽插着。

    “喔……大肉棒哥哥……李察说了……让你随便操……嗯……怎么高兴就怎么操……把艾薇儿操坏操烂都……啊……都没关系……只要你高兴舒服就好……喔……喔……好爽……好舒服……”

    艾薇儿一边说着羞辱自己的浪语,一边扭动着俏臀,迎合着的贝拉米的抽插,让快感来得更猛烈。

    “嘿嘿,艾薇儿这样的美肉,只操一次就操烂实在太可惜了,我要慢慢操,天天操,把你的肚子给操大,我不止要让老板戴绿帽,还要他帮我养孩子。”

    贝拉米说着把肉棒从艾薇儿的屁眼内抽出来,一把插进她的小穴内。

    “嗯……喔……艾薇儿愿意帮大肉棒哥哥生孩子……喔……啊……用力操……把艾薇儿的肚子操大……让艾薇儿怀上你的孩子……喔……嗯……美死了……”

    艾薇儿高高崛起小俏臀,让自己的小穴能更好地迎接贝拉米的抽插。

    “喔……骚货,我要射了,好好接住我的精液,帮我生个孩子。”

    贝拉米猛烈地抽插了好几百次之后,大肉棒狠狠顶进艾薇儿的子宫内,精液狂喷而出。

    “喔……骚货泄了……被狗精烫得高潮了……啊……”

    艾薇儿被贝拉米的精液一烫也高潮了。贝拉米是道格族的獒人,肉棒也如同一般道格族人一样,射精时肉棒上的肉瘤就会肿大进来,肉瘤紧紧地卡住艾薇儿的穴口,精液流不出来,让艾薇儿的子宫如同怀孕似和鼓了起来。

    奥尼尔是个河马人,长期都需要泡在水里,所以身上会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这对于以前有洁癖的歌坦妮来说,是一种折磨,但是对于现在的歌坦妮来说,却像是一种催情剂,不仅不反感,反而像是闻上瘾了。歌坦妮双手握住奥尼尔的肉棒,用小舌清理着上面的污洉,爽得奥尼尔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歌坦妮,你这口技真棒,继续舔,不过老板还真是舍得啊,把你这样漂亮的美人送给我奥胖操。”

    奥尼尔一边享受歌坦妮的服侍,一边揉着她的玉乳,一边舒爽地说道。

    “嗯,李察说你们河马人都是万中无一的勇士,叫我今晚好好的服侍你,让你舒舒服服的。嗯,你的肉棒真大真好吃。”

    歌坦妮一边回答着奥尼尔,小嘴也没闲着,继续舔着奥尼尔的大肉棒。

    “哈哈,这老板真是要的,宁愿自己戴绿帽都记得我们这些手下。骚货,趴到床上去,翘起屁股让我操。”

    奥尼尔听得是哈哈大笑。

    “来吧,奥尼尔,用你的大肉棒操歌坦妮的骚穴。”

    歌坦妮顺从的趴在床上,像小狗一样跪趴着,露出淫水横流的小穴,摇着屁股等着奥尼尔的大肉棒光临。

    看着如此淫荡的歌坦妮,奥尼尔也不多说,冲到床边,挺起肉棒对准歌坦妮的骚穴,用力一挺,整根肉棒插进歌坦妮的小穴内。

    “喔……”

    粗大的肉棒刚插进来,歌坦妮就爽得大叫一声,小嘴张得大大的,小舌都伸了出来,口水从嘴角流出来。

    奥尼尔是个诗人,上流社会的淫荡事迹听了不少,对于房技也是一样,多有浸淫,此时对着歌坦妮一一都使了出来,像是九深一浅,九浅一深,蜻蜓点水什么的,用起来是得心应手。

    “喔……喔……奥尼尔……你真会操穴……操得歌坦妮的骚穴好爽……啊……嗯……歌坦妮的骚穴……从来没试过这么爽……用力操……喔……顶深点……

    喔……好硬……好粗……好棒……美死我了……”

    奥尼尔高超的技术让歌坦妮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一波强过一波,冲击着歌坦妮的大脑。

    “骚货,你的骚穴也不错,好紧,好会吸,吸得我好爽。”

    歌坦妮的小穴越插越紧,到后面奥尼尔也顾不上什么技术了,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

    “啊……啊……亲哥哥……好夫君……再用力……歌坦妮要被你操死了……喔……好爽……用力顶……啊……嗯……顶到最里面了……喔……歌坦妮要被奥尼尔的……大肉棒给顶死了……喔……”

    面对奥尼尔的狂轰乱炸,歌坦妮除了大声浪叫之外,再也做不出来反应。

    奥尼尔也不再多说,继续埋头狂干,换来歌坦妮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声浪吟。

    “喔……好人……歌坦妮……骚货要泄了……喔……歌坦妮要死了……泄了……啊……”

    在奥尼尔的勇猛面前,歌坦妮先一步高潮了,阴精一股股地从子宫内喷射而出,冲在奥尼尔的肉棒上。

    “喔……骚货,你的骚穴操起来真爽,我也要忍不住了,你想我射你的骚穴内还是嘴巴里。”

    奥尼尔被歌坦妮的阴精一激,也快忍不住要喷发了。

    “喔……射……射到骚货的嘴巴里……嗯……骚货想吃你的精液……”

    “骚货,接着,你最鼓足勇气精液来了。”

    奥尼尔再用力的在小穴内操了几十下,在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拔出肉棒,转过歌坦妮,对准她的小脸,阳精喷发而出。

    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到歌坦妮的脸上,歌坦妮张开小嘴,迎接着奥尼尔喷出来的阳精,只是精液量太多,歌坦妮一时之间也不能完全接住,其余的精液喷得精致的小脸上满满都是,连金黄色的头发上也沾了少。歌坦妮美美地吞食着奥尼尔的精液,等吞完嘴里的精液之后,还用手指把脸上和玉乳上的精液一点点刮下来,一点不漏的都舔食掉,仿佛奥尼尔的精液是琼浆玉液一样,样子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看到平时圣洁如天使的歌坦妮变成此刻无比淫荡的样子,刚刚射的肉棒再次坚硬起来,一把推倒歌坦妮,肉棒再次挺进歌坦妮的小穴内。

    而此时的维里埃也完成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他终于当上了龙骑士,只不过他是骑在仙女龙的肚皮上。

    “操,爽啊,老子终于当上龙『骑』士了,大人真是了解我啊,给我送了条仙女龙过来。”

    维里埃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大声怪叫着。

    这条被骑的仙女龙当然就是若尔娜了,虽然现在是人形,但仙女龙是上位龙族,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喔……维里埃……你真勇猛……喔……嗯……李察是知道你想当龙骑士……所以……所以才把娜娜送来……啊……嗯……娜娜愿意永远……当你的坐骑……被你的『骑』在身下……让你做龙『骑』士……”

    若尔娜被维里埃操得兴奋不已,平时优雅的仙女龙不见了,变成一条淫浪的母龙。

    “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大人的期望,好好地骑你这头淫荡的母龙。”

    “嗯……喔……我的骑士……你好厉害……娜娜……娜娜要被你操死了……

    喔……狠心的骑士……你要把你的坐骑……骑死了……啊……顶到子宫了……喔……”

    若尔娜被操得是一阵爽过一阵,淫声浪语一声高过一声。

    “嘿嘿,你可是龙族的啊,哪有这么容易死。”

    维里埃淫笑着,抽送得越来越猛烈。

    “喔……喔……要死了……顶到心里了……喔……好骑士……亲哥哥……用力操吧……娜娜好爽……嗯……喔……好舒服……顶死我……顶穿娜娜……淫荡仙女龙的骚穴……要被她的骑士顶穿了……喔……”

    若尔娜被维里埃操得欲仙欲死,檀嘴微张,连舌头都伸了出来,好像真的要被顶穿一样。

    “骚母龙,骚穴真他妈紧,喔,爽,我操,操死你。”

    维里埃一边操着若尔娜的小穴,一边粗口也是不断。

    “喔……好骑士……亲丈夫……操死娜娜……操死你的坐骑吧……喔……喔……继续用力……娜娜的骚穴好痒……喔……我的好骑士……用你的肉棒……帮娜娜止痒……喔……”

    若尔娜在维里埃身下扭动着娇躯,臀部也提起来,好让维里埃能插得更深。

    维里埃被若尔娜异常紧窄的小穴夹得十分舒服,抽插得是越来越有力。

    “喔……喔……好骑士……亲亲主人……娜娜感觉……要飞了……啊……嗯……骚穴快要泄了……嗯……喔……要泄了……啊……”

    “小骚货,主人我也要射了,好好接住主人的精液。”

    快感累积到顶点终于爆发,加上被若尔娜的龙精一烫,维里埃射出了浓烈的精液,全部浇灌在若尔娜的子宫内。

    “喔……好烫……”

    若尔娜被维里埃烫得又高潮一次。

    今晚是个淫乱的夜晚,整个翡冷翠的上空盘旋着阵阵的淫声浪语,一直持续到天亮。

    第二天,翡冷翠的领民们发现他们的几位原本美丽高贵的美女好像变得淫荡起来,穿着无比暴露的衣服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吸引着所有男人那狼般的目光。

    骚媚的海伦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丝制长袍,长袍紧紧地贴在身上,傲人的身材像是加了层皮肤,只是薄薄的衣料完全没有遮掩效果,胸前那对诱人的樱桃骄傲的突起着,下身的阴毛也一览无遗,而背后则是直接露出一片洁白的玉背,一直伸延到狐尾处才再次用布片连在一起,还露出小半个玉臀。每当海伦走动时,玉臀就好像要跳出来似的。脚上穿的是一对黑色的高跟鞋,鞋跟高约有三、四寸,让海伦站姿更加挺直,前凸后翘的稻诱人更加的诱人。

    艾薇儿则穿着第一次出现在老刘面前时穿的那对贝壳,只是胸前的那对贝壳比以前的更加小,仅仅能遮住艾薇儿乳尖前突起,下身是用珍珠穿成的长裙,只是这长裙看起来虽然好看,但是却一点遮掩效果也没有,走动间珠链晃动,下身金色的阴毛会不小心跳进来众人的眼里,而只要艾薇儿稍稍一弯腰,小穴和屁眼更是会直接暴露在跟在身后的人的眼前。

    凝玉的衣服从前面看上去还是一件样式美丽的全身长裙,将全身都遮住,只露出一双雪白的玉足,只是这件长裙并没有看起来那样的端庄,特制的白色薄纱织成的衣料将凝玉粉红的乳头和下身茂密的黑色森林直接暴露在人前,从后面看去,长裙的后摆则被特意剪短了,长度仅仅能遮住凝玉的俏臀,让凝玉一弯腰就会如同艾薇儿一样,将下身的神秘之处暴露出来。

    歌坦妮穿的还是骑士铠甲,只是样式也被改变了,胸甲开了个大口子,露出一大片乳肉,还有那深深的乳沟,下身的裙甲也被改短了,长度仅能勉强遮住大腿根部,只要稍一活动就能看到裙甲歌坦妮赤裸裸的风景。

    黛丝和若尔娜的衣服和海伦的长袍样式差不多,只不过颜色有点不同,一件是绿色,一件是蓝色,长袍的下摆也剪短了,露出她们长长的玉腿,当她们飘在空中的时候,地下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她们的下身的风景。

    几位美人的改变让翡冷翠慢慢地注入一股淫靡的气息,而翡冷翠的领民也下意识的保持了沉默,像是在期待着某件事情的到来,用淫邪的目光默默注视着原本自己认为高不可攀的美人。

    而接下来的几天,众女的表现也没有让翡冷翠的领民失望,愈加的淫荡,从不时的身体接触,到后面明目张胆的抚摸,而这也让领民们越来越胆大。

    海伦在探望慰劳人类奴隶的过程中,衣着暴露诱人的海伦总是会有引来无数的大手围着她的身体,摸得海伦寸步难行,娇喘连连,而海伦也不反抗,反而用玉手去触碰奴隶们怒挺的肉棒,不时还抛媚眼电一下那些奴隶,到最后,忍无可忍的奴隶就会把海伦给推倒,撕碎她身上的衣服,用他们怒张的肉棒插进海伦的三个洞穴,狠狠地惩处这只诱人犯罪的狐狸。每次海伦离开时,浑身都沾满了奴隶们的精液。

    凝玉平时还是照常地主持着领内的大小事务,每天都在和领内的各个种族的头头开会,只不过凝玉不是坐在椅子上,是坐在各头领的大腿上,用她紧凑的小穴夹着肉棒在开会。特制的长裙也方便凝玉做爱,衣服也不用脱,只要稍稍提起裙摆,整个俏臀就会露出来,然后往别人怀里一坐,肉棒就能顺利地插进她的小穴了。只是开会到后面的时候,会议就变成了轮奸大会,各头领的肉棒塞满了凝玉身上的小洞。

    艾薇儿是个惹事的主,整天无所事事的在领内乱逛,到处惹事。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大家都会因为她是领主夫人而当作没事发生,但是看到现在穿得如此淫荡的艾薇儿,而领主也没理,显然大家再也不可能忍耐下去,于是众人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来代替领主教育艾薇儿,那就是用他们胯下的肉棒狠狠地惩罚艾薇儿。

    只是他们的惩罚好像是更让艾薇儿变本加厉,整得他们更加苦,而他们也更加狠的惩罚艾薇儿,一直循环下去,没完没了了。

    歌坦妮则依然训练领内的民兵,只是民兵们都只顾着看歌坦妮运动时下身露出的诱人风光,根本就没人专心训练,被歌坦妮放翻的人不一会就躺满了一地,只是虽然歌坦妮手下虽然没有留情,但是从地上看上去的风光更是迷人,所以地上的民兵一个都不愿起来,到最后整个训练场内只有歌坦妮一个人站着,其他人都忍痛躺在地上看着她下身的风景,而到了晚上,歌坦妮就要为白天的过错接受民兵的惩罚,任由白天时被她打得满地爬的民兵在她身上驰骋。

    黛丝和若尔娜则是继续指导着牛头人打造防具武器。只是她们身上那无比暴露的衣服,让牛头人再也无心打铁,眼光总是是时不时往黛丝和若尔娜的身上瞟,这样一来,防具武器的制造就慢了下来,而牛头人也被领主怪罪了,这让牛头人更是气愤,更加无心打铁,而这一事件的元凶黛丝和若尔娜就用她们身上的三张嘴来帮牛头人消气,让他们消气之后能够继续打造防具和武器。

    大战的前一个晚上,托蒂再次把众女集合在一起,给她们下达了新的命令。

    “哈哈,淫奴啊,你们这些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你们现在已经成为翡冷翠领内的公用肉便器了,领内因为你们的努力,已经完全上下一心了。”

    托蒂哈哈大笑着『褒奖』着跪在他面前的众女。

    “是,主人,为了主人的和相公,淫奴们一直都在努力着做大家的肉便器。”

    得到托蒂的表扬,众女也是异常的开心。

    “只是,面对明天的大战,还是有一些不安定的因素啊,那就是熊地精和大地精,他们都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如果明天的大战对我们不利,难保他们不会反过来对付我们,所以为了我和李察的大业,我要你们去稳住他们。”

    “啊,原来是这样啊,主人真是聪明,请主人下命令吧,为了主人,淫奴什么都会做的。“众女听得托蒂的话,不由担心起来,向托蒂请命起来了。

    “嗯,那就这样,海伦,凝玉和艾薇儿去对付熊地精,歌坦妮,黛丝和若尔娜去大地精那里,一定要在今晚稳住他们,让他们明天动不了就可以了。”

    就这样,众女又被托蒂分配去给地精们当精液厕所了。

    深夜,白天时热闹非常的翡冷翠安静了下来,为了即将到来的大战,战士们都休息去了,而放哨的任务则交给了强壮的熊地精们,这些只会打顺风仗的地精们,根本不能成为有用的战力,只能编入二线,用来放哨警戒。

    安静的环境让这些放哨的熊地精都开始打起哈欠,本想偷偷睡觉的熊地精们突然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以为有人来查岗的熊地精们立马收起哈欠连连的熊样,一个个精神抖擞地站得笔直。

    终于脚瞳声的主人出现在地精们的面前,却是食人魔卡鲁,他手上拿着三条铁链,熊地精的目光向后望去,发现铁链拴着的竟然是他们的三位主母,海伦,凝玉和艾薇儿,三女像狗一样被卡鲁牵着,每个人的脖子上拴着一个奴隶圈,身上一丝不挂。

    三女赤裸的娇躯看得熊地精们身体都开始火热起来,而更让站在三女身后的熊地精们兽血沸腾的是,三女的小穴和屁眼里竟然插着猡莎兽交配时才会用到的扩阴器扩。熊地精们怎么也想不到三位高贵的主母竟然会这么淫荡,将家畜使用的器具插到自己的身体中。

    在熊地精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凝玉开口了:“各位为翡冷翠付出的努力,领主大人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中,明天的大战,各位都是不可缺少的主要战力,所以领主大人决定,派我们三人过来慰劳各位,今晚我们会做为大家的公用肉便器,为大家服务。让大家能消解这么久以来的疲累,以应对明天的战斗。”

    听到凝玉的话,熊地精一阵哗然,显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主要战力?公用肉便器?如果明天的战斗失利的话,自己不倒打一钯,领主大人就该偷笑了,而眼前的凝玉和艾薇儿虽然曾经差点被被他们抢到手,但是后来领主大人出现后打得他们的凄惨无比,那种惨况他们还历历在目,现在领主大人突然说把自己的老婆送给他们操,他们还真的是不敢相信,怕这是领主大人对付他们的计策。

    看到熊地精心动却不敢动手,卡鲁暗骂了声孬种,抓过来最近的艾薇儿,插出来小穴里的扩阴器,退下裤子,提枪就干。

    “喔……”

    原本被扩阴器弄得不上不下的艾薇儿,突然卡鲁的大肉棒插进来,舒服得呻吟起来。

    “人家的小穴和屁眼被扩阴器弄得好痛,谁愿意用他的大肉棒来帮人家按摩一下啊?”

    看到得到满足的艾薇儿,海伦和凝玉不依了,再次开口。

    听到美人的软语相求,熊地精们哪里还能再忍得住,全都扑了上来,把海伦和凝玉小穴、屁眼中的扩阴器抽出,换上了自己的肉棒。动作快的熊地精抢占了海伦和凝玉的三个小洞,而轮不上的就抓住她们空出来的双手,一手握住一根肉棒,远远地望过去,已经看不到海伦和凝玉的的身影,她们已经被欲火高涨的熊地精们身形给淹没了。

    在大地精这边,歌坦妮,黛丝和若尔娜的情况也是一样,大地精开始也是不敢动手,当黛丝主动找上大地精的国王的时候,大地精才开动起来,转眼间,三女就淹没在大地精的肉棒海洋里了。

    就这样,一个淫乱的夜晚就过去了,翡冷翠迎来了新的一天。

    今天是丹尔家族进攻的日子,但是翡冷翠的民兵都一点都不关心,他们的目光全都停在领主大人旁边的几位美人的身上。

    海伦今天换上了一件特制的镂空白纱祭祀袍,胸前开了两个圆洞,一对丰满的玉乳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下身小穴处也同样开了个洞,红色的阴毛和小穴都露了出来。后面也是一样,在臀部部分开了个洞,海伦圆润的俏臀和长长的狐尾露在外面。

    艾薇儿还是穿着她那套贝壳服装,只是贝壳上都挖了个洞,两颗粉红的乳头迎风挺立,看起来更是诱惑。下身的珠链裙只剩下前面的,后面的珠串被拆掉了,玉臀俏生生的暴露在人前。

    凝玉的长裙也被改了,长袖被剪掉,露出一对玉臂。胸前总算是没有开洞,只是薄薄的白纱实在是没有什么遮掩效果,红色的乳头清晰可见,长裙的下摆被剪短了,变成了短裙,前面的裙摆只能勉强遮住小穴,几根黑色的阴毛还是调皮的跑了出来,后面的裙摆更是直接没了,整个玉臀如同海伦,艾薇儿一样,跑出来和别人打招呼。

    歌坦妮穿的是一件用白银特制的胸甲,只是胸甲的领口开得实在是太低了,仅仅能遮住歌坦妮胸前的两颗突起,连乳晕都露了出来。下身是件短得不能再短的裙甲,连小穴都遮不住,下身的银色阴毛和小穴被人一览无遗。玉腿穿上一对直达大腿根部黑丝长袜,衬得银色的阴毛更是引人注目。

    黛丝和若尔娜穿着的是黑色的薄纱特制法师袍,和海伦的一样,上下前后开洞,女人最神秘的地方都露了出来。不同的是黛丝是光秃秃白虎,而若尔娜的是茂密的森林。

    而这几位美女的肌肤上,几乎都同样的闪烁着一种淫靡的光泽,小穴和屁眼处水光粼粼,还散发出一股男人都熟悉的味道,精液的臭味,那是熊地精和大地精留在她们身体上的精液,众女和地精们大战在早上,还没来得及清理,换上衣服就来到了战场上。在场所有的民兵,除了老刘,全都用充满淫欲的目光,注视着这几位美女。

    就这样,大战在这淫靡的气氛中,开始了……

    第02章

    ***********************************

    经过几天的努力,后续终于出来了,而本文也正式改名为兽血淫传,之前那名字实在是太坑爹了。说实话,本来我也没打算是写成长篇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算了,写就写吧,只要大家不觉得坑爹就行了。

    这一章肉戏比上一章稍为少了一些,故事和老刘的描写增加了,希望还可以吧。这一章多了两个女主,是谁就大家看吧,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主加入,希望不会越写越坑爹吧,毕竟人太多了也是不好写的。

    ***********************************

    距离上次夏尔巴家族来犯,已经过了一段日子,期间虽然被海族人趁机把艾薇儿抢走了,但是最终老刘还是把人带回来,虽然灵魂被转到茉儿的身体内,但毕竟还是活着,而且还带回来了流落在海岛的蝉人和蝴蝶人。

    加上之前两次守土战争,老刘的事迹被人传得满世界人都知道了,平时无所所事的比蒙年轻贵族都把老刘当成了偶像,纷纷前来翡冷翠,希望能见到偶像一面。只是,来到翡冷翠的年轻贵族们,没想到不仅见到了他们的偶像,还见到他们偶像的那些美丽而淫荡的夫人。

    原来打完仗之后的老刘一直就无所事事,领内的事务有人会处理,于是他便成了最空闲的一个。没事做的他除了和他的手下一起和几位夫人开无遮大会外,有时候甚至会四处捉些魔兽回来,和海伦她们来一场人兽大战,看得众人性奋不已。这样的日子,老刘和他的那群流氓手下是活得滋润无比。而海伦众女也是,甚至是和魔兽交合的

章节目录

兽血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BC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兽血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