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兆樱狭鹾退哪侨毫髅ナ窒率腔畹米倘笪薇取6b字谂彩牵踔潦呛湍藿缓系氖焙颍潜硐值帽绕绞备拥男苑堋?br />

    这次有一大群的年轻贵族人来到领地内,老刘也是无比的高兴,除了是因为那种被人崇拜的飘飘然的感觉,还因为又有了新的人来淫辱自己的女人。于是老刘不仅亲自接见了这些外地来的年轻贵族,亲切地鼓励了他们一番,还请出了海伦她们,为这些年轻人热情的服务。就连他刚收学徒也被他叫出来,为众人跳了一段蝴蝶族的艳舞,当然,现在是白天,茉儿的身体是轮到艾薇儿在控制。

    “李察大人,你真是我们的偶像啊,不仅实力强悍,还把自己的夫人拿出来和我们分享,哦,海伦夫人,你小穴真紧啊”一个狐族的年轻贵族把心目中的女神,狐族祭祀海伦给压在身下,一边用力抽插着海伦的小穴,一边对老刘淫笑着说道。

    “喔……亲哥哥……你好厉害……嗯……李察他最喜欢……看别人操自己的老婆了……操得越狠……嗯……他越开心……喔……嗯……用力……他昨天还让我们……嗯……和之前缴获的多足巨马交合……喔……差点没把人家给干死……”

    海伦一边在狐人贵族身下扭动娇躯承欢,一边淫荡地说道。

    “哈哈,我这人就这爱好,所以你们也不用客气,随便操吧,不用给我面子。下次有机会的话,再请你们来看看海伦她们和魔兽交合。”

    老刘也是一脸淫笑地望着那名狐人贵族,而躺在他身下的赫然是灵魂被转移到茉儿身上的艾薇儿。

    而此刻站在桌子上跳着艳舞的茉儿,哦,不对,是艾薇儿看着老刘胯下的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到一种奇异的快感,按理来说,原本的身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感应的,但是在另外一具身体内看着自己被操,艾薇儿竟然会有快感,这感觉让她差点脚发软,小穴中也流出淫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具身体还没有被托蒂开苞,艾薇儿一定会不顾一切扑过去,求这些年轻的贵族来操她渐渐骚痒的小穴。

    “那就感谢李察大人了,小弟还真的没看过人兽交合呢,希望下次能有幸看到大人的夫人被魔兽操的样子啊。”

    听过老刘的话,所有年轻贵族都会意的淫笑起来,干得身下的美女更是卖力,一时间窑洞内的淫声浪语是一阵高过一阵。

    接下来的几天,年轻贵族们可谓是享尽温柔,不仅有几位衣着暴露的美女服侍着,还随时想干就干,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干,美女就会乖乖翘起玉臀任你干。而且还看到了难得一见的人兽交合。由于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其他的魔兽,李察就让人拉来了领内圈养着的猡莎兽,然后让众女赤裸地跪趴在地上,小穴抹上雌猡莎兽发情时分泌出来的液体,而吃了春药的公猡莎兽闻到这种味道就会抄起坚硬的肉棒,冲向这些赤裸的肉穴。

    温柔娇媚的海伦,端庄高贵的凝玉,纯白圣洁的歌坦妮,神秘清高的黛丝和若尔娜,就连失去灵魂的艾薇儿也不例外,一个个全跪在地下,任由肮脏丑陋的猡莎兽在她们的身体上发泄兽欲,高声浪叫,从未见到如此情形的年轻贵族是无比的兴奋,血脉贲张。(论坛禁止发兽交文,所以这节就这样一笔带过了,其他细节请其他童鞋自己脑补吧。

    就这样,年轻贵族就在翡冷翠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快活的日子,直到王国的其他祭祀到来,他们才不情不愿地回了自己的家。

    由于老刘这次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光是找回失落的比蒙同族就已经是天大的功劳了。于是,十二主祭之一,博得族族长的穆里尼奥带领了东北的所有祭祀来到翡冷翠给老刘封赏了。只是老刘早在当初营救艾薇儿的时候就怀疑过有可能是这位主祭大人,而穆里尼奥也有点妒忌老刘最近风头太盛,所以脸上虽然是和和气气,但暗地他们是交锋了不少回合了,只是一向精明的老刘好像是吃了亏。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穆里尼奥在场,众女的衣着并没有太过暴露,虽然还是很性感,但这些祭祀只认为是老刘的个人爱好罢了。也或许是因为老刘还不愿意和这位主祭大人彻底决裂吧,所以并没有表现得太过。只不过到了晚上的宴会,海伦她们就换回平时那些淫荡暴露的打扮,该露的不露,不该露的全露出来了。

    只有歌坦妮的还是和早上的一个样。

    看着众女这身淫荡的打扮,除了穆里尼奥外,其他祭祀的目光马上变成淫欲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众女美好的身材,胯下的肉棒立马硬挺起来。

    “亲爱的李察,你这是……”

    穆里尼奥皱着眉看向笑吟吟的老刘。

    “亲爱的导师,这只是我们翡冷翠的待客之道,也是学生的一些个人爱好,导师不必在意。”

    老刘似乎没看到穆里尼奥的表情,仍是一脸的笑意。

    “哦?亲爱的李察,你的爱好还真是让人奇怪啊,不过,该不会连……”

    听到这里,穆里尼奥眼里泛起一阵异样的神光,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穆里尼奥您说笑了,歌坦妮是您的女儿,我怎么敢对她下手呢,我这小小的领地可挡不住你的怒火啊。”

    老刘仍然是满脸笑容,好像对穆里尼奥的威胁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他心里却在说:“我当然没对她动手,只不过动的是老子胯下的肉棒而已,而且你女儿人兽交合的事情也没少干呢,不知道这装清高的老狐狸知道了会不会气死”“哼!”

    穆里尼奥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看到主祭大人突然离席而去,一众祭祀收回放在众女身上的淫欲目光,望着离去的主祭大人,一头雾水。

    “呵呵,穆里尼奥大人身体不适,所以先去休息,各位大人继续,不用在意,让歌坦妮跟去看着就可以了。海伦,凝玉,你们怎么还呆着,快去服侍各位大人啊。”

    老刘笑呵呵地随便扯了个理由,忽悠过一众祭祀,随即吩咐歌坦妮追上去,剩下的众女也在老刘的催促下,纷纷投入祭祀们的怀抱,喂酒送食,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娇笑不已。

    这边淫欲的肉宴在继续着,穆里尼奥则回到了老刘给安排的窑洞里,只是他才刚坐下,歌坦妮就紧跟而来,手里还揣着一杯茶,笑吟吟地坐在穆里尼奥身边,把茶塞到穆里尼奥的手中。

    “父亲,你在生李察的气?”

    歌坦妮把茶送到穆里尼奥的手之后,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父亲问道。

    “妮儿,李察这孩子潜力不可估测,只是却不肯为我所用。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比起年轻时候的我还要出色,只不过他这爱好实在是……荒唐。对了,李察有没有对你……”

    穆里尼奥听到歌坦妮的话,抿了口她送来的茶,一脸惋惜的神色,突然像想到什么,紧张地看着歌坦妮问道。

    “当然没有了,父亲,我可是您的女儿啊,量他这个小小的领主还没这个胆子,父亲不用担心。不过虽然李察这点是不太好,但是其他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看到穆里尼奥喝下了手中的茶水,歌坦妮在她父亲看不到的角度下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马上收起笑容,一本正经说道。

    听了歌坦妮的话,又抿了口茶,再次叹了口气,和歌坦妮聊起了她的近况。

    只是聊着聊着,主祭大人突然感到一股邪火从小腹中涌起,浑身开始发热,下身也有抬头的迹象。

    穆里尼奥立马给自己加了道消除异常的战歌,可是完全没有效果,身体越来越热,胯下的肉棒已经变得坚硬如铁。穆里尼奥回想着今晚的一切,发现自己并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也没有接触或闻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和味道。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女儿刚刚送来的茶,他一脸不可致信地望向歌坦妮。

    此时的歌坦妮也不再是刚才的纯真笑容,而是换上了一脸娇媚的笑容,站在穆里尼奥的面前,双手撩起战裙,露出下身赤裸裸的,满是淫水的小穴。

    “父亲大人,您想的没错,是我在茶里下了药,那是娜娜炼出来的一种强力春药哦,战歌是消除不了的,只有通过交合才可以发泄出来,女儿刚才在来之前就已经服过了同样的春药呢,女儿的小穴现在好痒哦,好想要父亲大人的大肉棒给人家止痒。”

    歌坦妮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把大阴唇分开,整个小穴出现在穆里尼奥的面前。

    “妮儿,我们是父女,是不可以做这种事的,这是乱伦。”

    虽然看着女儿粉嫩小穴让穆里尼奥的下身更加的的坚硬,忍得异常难受,但他还留有一丝理智。

    “嗯……这有什么所谓嘛,父亲大人,只要舒服就好了嘛。”

    歌坦妮一边说着,更进一步的逼近穆里尼奥,手指都伸到小穴里扣着。

    “妮儿,不可以,你清醒一点,是不是,李察逼你的。”

    穆里尼奥强忍着越来越强势欲火,头上满是汗。

    “父亲大人,不是李察逼我的,是我自愿的,这种事这么舒服,为什么只能让其他男人享受,自己的父亲却不能呢?而且还不止其他的男人,连魔兽都操过妮儿的骚穴呢,难道父亲大人你不想操一下女儿的骚穴吗?妮儿的骚穴现在好痒啊,好想父亲大人的大肉棒来帮人家的骚穴止痒。喔,父亲大人,你的肉棒真大啊。”

    歌坦妮说着,小手已经把穆里尼奥胯下的肉棒握在手中了,慢慢抚弄着。

    “吼!”

    在歌坦妮的玉手握住穆里尼奥的肉棒的那一刻,这位高傲的主祭大人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欲望给吞没了,大吼一声扑向歌坦妮。

    穆里尼奥一把扑倒歌坦妮,把她身上的长裙给撕碎,然后同样把自己身上的祭祀袍扯掉,露出胯下坚硬的肉棒,对准歌坦妮泥泞的小穴,用力一挺,插了进去,狠命抽插起来。

    “喔……好大……父亲大人……你的肉棒真厉害……喔……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喔……用力顶……大肉棒父亲……操死你的骚女儿……”

    歌坦妮在穆里尼奥身下,扭动着娇躯,浪声高叫着。

    “吼,骚妮儿,你真是个贱货,不仅给别的男人操,还给魔兽操,我要操爆你的骚穴。”

    被欲望吞噬掉的穆里尼奥再也不记得什么伦理道德,只知道用言语羞辱自己的女儿歌坦妮,用肉棒狠狠地操着她的小穴。

    “喔……嗯……对……女儿是个骚货……贱货……父亲……大肉棒父亲……用力操……喔……把女儿的骚穴……操爆操烂……喔……大肉棒父亲……好爽……好舒服……喔……父亲的大肉棒……要把女儿操死了……”

    乱伦的感觉让歌坦妮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淫声浪语一阵高过一阵。

    “骚货,你个不要脸的骚货,你不配做高贵的天鹅族,今天我这做父亲的就用我的肉棒好好的教训你一下,操死你。”

    听着女儿歌坦妮的淫叫,穆里尼奥操得越加的用力。

    “喔……大肉棒父亲……操死你这不要脸……的女儿吧……嗯……好棒……喔……用力操吧……喔……顶到花心了……啊……嗯……父亲……让女儿帮你生个孩子吧……”

    乱伦的快感让两人前所未有的兴奋,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了,歌坦妮的阴精一股股地冲刷着穆里尼奥的肉棒,而穆里尼奥也同时爆发,肉棒顶着的花心,精液喷薄而出,射在歌坦妮的子宫内。

    高潮过后,穆里尼奥爬起来坐在歌坦妮旁边,歌坦妮也起身趴在自己父亲的胯下,张开小嘴,把穆里尼奥的肉棒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妮儿,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是世俗所不容的。”

    高潮之后,药力稍为消散了一点,穆里尼奥也勉强夺回一丝理智,一脸羞愧之色的对吸吮着肉棒的歌坦妮说道。

    “唔……唔……这有什么嘛……唔……父亲的肉棒这么大家,为什么只能让其他女人享受,女儿就不行,唔……真好吃,女儿的骚穴又为什么不能让父亲操,肥水不流别人田,唔……让父亲操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歌坦妮一边含着穆里尼奥的肉棒吸吮着,一边不停抬头望他说道。

    “唉……”

    虽然这是不该的,但是最不该做的也做了,还射在了女儿的体内,也任由女儿含住自己的肉棒了。

    “既然都操了,那一次是操,两次也是操,父亲,我们再来吧,女儿的骚穴还没有满足呢。”

    歌坦妮媚笑着放开肉棒,对着穆里尼奥说道,边说还边把穆里尼奥推倒在床上,握住肉棒对准小穴,坐了下去。

    “喔……大肉棒父亲……又顶到花心了……真好……喔……”

    歌坦妮紧窄的小穴把穆里尼奥的肉棒完全吞进去,舒服得她又开始浪叫起来。

    如歌坦妮所说,反正也是不操都操了,再操几次都一样,穆里尼奥也任由歌坦妮再次把自己肉棒插进她的体内。不一会,春药的药力又上来了,穆里尼奥再次陷进欲望里,肉戏再次继续下去。

    歌坦妮与父亲的乱伦在窑洞里继续上演着,这边的淫欲宴会也在继续着。

    几位女祭祀一早因为看不下去而离开了,而海伦众女也被欲火高涨的祭祀们给包围着,祭祀们的肉棒把她们淹没了。

    “喔……嗯……好美……海伦的骚穴和屁眼都好……好舒服……嗯……大肉棒……亲哥哥……用力操……”

    海伦被两位同是狐族的祭祀给夹住,肉棒在她的小穴和屁眼内进出着,爽得海伦高声浪叫着。

    而凝玉则跪在维安大祭祀脚下,张开樱唇含住那条老丑的肉棒,身后是一头彼尔族的祭祀,粗大的肉棒插在她的屁眼内,用力抽插着。

    黛丝和若尔娜身边的人是最多的,毕竟龙族对于平时的他们来说是不可接触的高端存在,现在有机会能一尝龙族的滋味,当然不能放过了。身上的三个小洞全被塞满肉棒,双手也都握着肉棒。

    艾薇儿也被老刘拿了出来,送给这些祭祀享用着。老刘则坐在主位上,和旁边的维安大祭祀聊着天。

    “亲爱的李察,你这爱好真是特别,你怎么会有这样奇特的爱好呢?”

    大祭祀一边享受着凝玉的服侍,一边对老刘问道。

    “呵呵,个人爱好,喜欢看着别人干我的女人,越看越高兴,大祭祀,凝玉的服侍你满意不,如果不满意,我可以让她一会再给你单独服务。”

    老刘笑呵呵地说道,好像这真的是他最喜欢的事情一样。

    “呵呵,够了,我老了,受不了太激动的运动,这样就足够了。”

    享受着凝玉小嘴服务的大祭祀,乐呵呵地笑着,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嗯……喔……是啊……大祭祀……夫君他最喜欢……看别人操我们……喔……凝玉的骚穴还痒着呢……大祭祀大人……用你的肉棒来……帮人家止痒吧……喔……”

    凝玉抬起头,一边用媚眼送着秋波,一边淫荡地说道,还让身后的彼尔族祭祀抱起她,被粗大的肉棒挤满的屁眼和被凝玉双手撑开的粉嫩的小穴整个露在维安大祭祀面前。

    “来吧,大祭祀,不用客气,凝玉的骚穴在等着你操呢。”

    老刘也在一旁推波助澜。

    大祭祀看得也是一阵火热,忍不住站起来,挺着他那条又老又丑的肉棒,插进凝玉粉嫩的小穴内。

    “哦……夫君……大祭祀的肉棒插进……人家的骚穴了……嗯……好热……好粗……好舒服……喔……”

    虽然大祭祀的肉棒比较短,但是还是很粗的,凝玉被大祭祀的这根插得又开始浪叫起来。

    “是吗,那你还不求大祭祀大人用力操你的骚穴,凝玉骚货。”

    老刘笑着对凝玉说送,伸手去揉着她那对玉乳。

    “嗯……大祭祀大人……快用的你大肉棒……用力地操凝玉的骚穴……凝玉的骚穴……好痒……喔……动了……嗯……好舒服……好美……喔……嗯……”

    在凝玉的催促下,大祭祀也开始抽送他那条插在凝玉小穴的短粗肉棒,凝玉爽得又是一阵浪叫。

    “喔,凝玉夫人,你的小穴真紧,老夫我好几十年没做这事了,都要被你夹断了。”

    大祭祀挺动着老腰,卖力地抽插着凝玉的紧窄的小穴。

    “喔……大祭祀大人……您不用客气……嗯……随便操吧……喔……你操得越狠……夫君他就越开心……啊……嗯……好舒服……”

    凝玉媚笑着说道。

    大祭祀笑了笑也不说话,继续埋头苦干着。老刘看着大厅内,其他几女都被众祭祀围着,身上的三个小洞都塞满了肉棒,连失去灵魂的艾薇儿也一样,被几个轮不上海伦她们的祭祀干着,虽然失去灵魂的艾薇儿的身体不会叫出声,但小穴和屁眼还是和正常女人一样,会流出淫水。所以几位祭祀还是干得津津味。

    老刘看着这淫乱的画面,脸上笑意更盛,用力地捏了凝玉的玉乳一下,然后对大祭祀说道:“大祭祀,我还有点事要先离开了,你和众位祭祀不用客气,尽量玩得开心点,海伦她们会好好服侍你们的。”

    然后也不等大祭祀回答,转向就走了。

    老刘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呢,因为还有一场淫宴等着他呢,托蒂在自己的窑洞内,准备给茉儿开苞,等茉儿开苞之后,以后参加这些活动的女人就能再多一个了,老刘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为什么老刘会变成这样呢,原来之前托蒂回去多洛特之前,又给老刘催眠了一次,让老刘变成现在这样,喜欢看着别人在他面前干他的女人的绿帽公,淫辱他的女人越狠,他就会看得越兴奋。就在今天,托蒂又赶回了翡冷翠,刚好看到老刘的学徒茉儿,他就叫老刘晚上的时候一起来给茉儿开苞,以后就又多一个女人可以玩了。

    只是还没等老刘走出多远,他就被人叫住,老刘回头一看,原来是海伦的导师,美女蛇祭祀,崔蓓茜。

    “原来是导师啊,你叫我有什么事吗,我还有事呢。”

    老刘转过身,笑着对美女蛇祭祀说道。

    “什么事?还好意思问我?海伦她可是你的妻子啊,你怎么可以让别人,让别人……”

    说到这里,崔蓓茜再也说不下去了,气得酥胸起伏不已,看得老刘一阵心猿意马。

    “哦,是这事啊,这有什么啊,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看祭祀们不是挺开心的吗,而且海伦她们也没有反对啊,还非常喜欢呢。哦,对了,海伦还和领内其他人都做过这事,就连魔兽也……”

    老刘挥挥手,不以为意地说道,说到后面还淫荡地笑了起来。

    “你,你,无耻……”

    听到老刘的话,美女蛇祭祀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挥手想扇老刘一巴,可是却被老刘捉住手,而后反手一个手刀,劈在崔蓓茜的后颈上,崔蓓茜只觉后颈一痛,眼一黑晕了过去。可怜的美女蛇祭祀,想教训老刘却反过来就被老刘一下子给制住了。

    老刘把崔蓓茜抗在肩上,继续向着自己的窑洞走去,笑着说道:“嘿嘿,以后又要多一个女人玩了。”

    回到窑洞,老刘却看见托蒂竟然还没有把茉儿推倒,奇怪地问道:“伯爵先生,你怎么……”

    只是还没等他问完,茉儿就一把扑了过来,扑在老刘的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导师,这个人好奇怪,老是叫人家把身体交给他,然后以后就可以陪着导师,做,做,呜呜……”

    茉儿在老刘的怀里,边哭边说,说到后面就没声音了,只是在哭,老刘胸前的衣服不一会就全湿了。

    原来在早一些的时候,茉儿体内艾薇儿的灵魂就对茉儿说,老刘有事要找她,让茉儿去老刘的窑洞里等着老刘回来。茉儿开心的跑到老刘的窑洞里,没看到老刘却见到了一个人类。那个人类,准确的说是华伦泊尔族的蝙蝠人托蒂。

    托蒂看到眼前出现这样一个年幼而美丽的女孩,兴奋的激动不已,忙不已的就开始集中精神,准备催眠她。只是托蒂也没想到,茉儿的精神竟然这样的强悍,就算有艾薇儿这个内奸在体内帮忙劝说,弄了半天也没能成功催眠茉儿。

    听了茉儿的话,老刘只是笑着摸着茉儿的头发说道:“呵呵,茉儿啊,托蒂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啊,我和托蒂先生是好朋友,一直都不分你我,我的东西就是托蒂先生的东西,托蒂先生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我好啊,他想帮我调教你,好让你以后能好好的服侍我啊。”

    托蒂看到老刘开口,连忙加强了催眠的力度,而茉儿体内的艾薇儿也继续帮忙开口劝说着。

    “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呢?”

    听到老刘的话,茉儿虽然好像是有道理,但又好像一点也不对,茉儿对老刘的话半信半疑。

    “当然是啊,你没看到海伦,凝玉她们现在多开心吗,你导师我现在也很高兴啊,如果你以后也能加入进来帮忙,那我会更高兴的。”

    老刘继续劝说着。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之前是怪错托蒂先生了。”

    在托蒂,老刘和艾薇儿三管齐下努力之下,茉儿终于被托蒂成功催眠了。

    “是的,你怪错托蒂先生了,还不快去给托蒂先生道歉。”

    茉儿被催眠后,三人都轻了口气。

    “是,导师。对不起,托蒂先生,茉儿之前错怪您了,请您原谅茉儿。”

    茉儿听话地转过身,向托蒂鞠躬道歉。

    “不对,我现在是你的调教师,你应该叫我主人。”

    从茉儿大开的领口内可以看到茉儿那仿佛泛着光泽的乳肉,看得托蒂眼冒淫光,但却是一本正经地纠出茉儿的叫法上的错误。

    “是,主人,茉儿知错了,请您的原谅茉儿。”

    被催眠后的茉儿再没有像之前那样反抗,温顺地顺从托蒂的吩咐,改称托蒂为主人。

    “嗯,这次主人就原谅你了,以后我会把你调教成一个合格的性奴,到时候你就能把李察服侍得舒舒服服,李察也一定会现喜欢你的。现在把你身上的衣服脱掉吧,它很碍眼。对了,李察,你肩上抗着的是什么东西?”

    托蒂吩咐着茉儿脱去身上的衣服,看着老刘抗着的物体,奇怪的问道。

    “嘿嘿,这位是海伦的导师,美女蛇崔蓓茜祭祀,不知道托蒂先生有没有兴趣调教一下,以后或许又能多一个美女玩呢。”

    老刘淫笑着拍了拍肩上的崔蓓茜看着托蒂说道,意思不言而喻。

    “李察你这人真是不错啊,连导师都给带过来了,不过还是等一会吧,现在先把茉儿吃掉再说,这位美女蛇祭祀就再等一会吧,哈哈……”

    托蒂听到这就是艳名远播的美女蛇祭祀崔蓓茜,高兴的大笑起来。

    在老刘和托蒂说话的时候,茉儿已经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了,露出她那娇小但却丰满的娇躯。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赤裸裸地露出玉体,茉儿羞得满脸通红,背后的翅膀轻轻扇动着。

    托蒂和老刘看着茉儿的玉体,眼里冒出充满淫欲的目光,托蒂淫笑地对茉儿说道:“嘿嘿,身材还真是不错,性奴茉儿,去,到床上躺着,把大腿张开,让主人好好看看你的处女骚穴。”

    “是,主人。”

    被催眠的茉儿没有反抗,听话地走到床上躺下,张开一双玉腿,把从未有人看过的处女小穴暴露在托蒂和老刘面前,双手抱在胸前,羞得全身都在轻轻颤抖着。

    “嘿嘿,这小穴还真漂亮,竟然一根毛都没有,不知道是天生的呢还是还没长出来。”

    托蒂走过去,一边淫笑一边抚摸着茉儿光秃秃的小穴。茉儿的小穴上一根阴毛都没有,竟然是只天生的白虎。

    被托蒂摸着小穴,茉儿的身体抖得更是厉害,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摸着茉儿身体的托蒂突然在茉儿的乳肉上拍了一巴掌,生气的开口骂道:“贱奴,这种时候应该说&039; 请主人享用性奴茉儿淫荡的身体&039; ,像个死尸一样躺着,怎么取悦男人。”

    “啊!是,主人,请主人享用性奴茉儿淫荡的身体。”

    被托蒂突然在敏感的部位拍了一巴,茉儿吓得叫了一声,唯唯诺诺地应道。

    “贱奴,拍一下才动一下,起来,现在主人给你上第一课,口交,帮我把裤子脱掉,用嘴含住我的肉棒。”

    托蒂牛逼轰轰地对茉儿吩咐道。

    而老刘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一对手也没闲着,在昏迷的崔蓓茜迷人的身体游走着,不时揉一下那对丰满的乳房。

    回到床上,茉儿听话地把托蒂的裤子脱掉,露出那根雄伟的肉棒,看得茉儿又是一阵脸红。只不过她还是把脸移向肉棒,慢慢张开小嘴含住肉棒。

    “对,就这样,含龟头,不要用牙齿,用舌头舔,龟头的沟缝也不能放过,给我舔干净。喔,干得不错,学得真快啊。”

    茉儿按托蒂的吩咐,一步步地学着口交。不知道茉儿的学习天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惊人,不一会就学得有模有样,爽得托蒂都忍不住赞了她一句。

    听到托蒂的称赞,茉儿吸吮肉棒更是卖力。

    “贱奴,躺下,让主人也让你爽一下。”

    茉儿又吸了一会,托蒂就吩咐她躺下,肉棒对着茉儿的脸,而他则把头埋在茉儿的玉腿之间,伸出舌头,舔起茉儿的小穴。

    “唔……主人,好痒。”

    第一次被人舔小穴,茉儿感到小穴好像有种奇怪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唔,好痒,好奇怪的感觉。”

    “贱奴,别顾着自己爽,含住肉棒。”

    托蒂看到茉儿只顾着在那叫,肉棒都没含进嘴里,照着茉儿的玉臀又是一巴掌。

    “啊!是,主人,性奴知错了。”

    听到托蒂的喝声,茉儿乖乖地含住托蒂的大肉棒,卖力地吸吮起来。

    “唔……好痒……好奇怪的感觉……又痒又舒服……唔……”

    茉儿被托蒂舔得越来越有感觉,快感慢慢涌了上来,不过还好这次她没忘了托蒂之前的吩咐,边浪叫边含住托蒂的肉棒。

    托蒂这时也是手口并用,大嘴含住茉儿的阴蒂,不时用牙齿轻轻咬着,手指也插进茉儿的小穴,穿过茉儿处女膜上的小孔,扣弄着里面滑腻的穴肉。茉儿在托蒂的努力下,小穴慢慢地流出了淫水。

    “唔……好舒服……主人……茉儿的小穴……好痒……好舒服……嗯……茉儿要尿了……啊……要尿出来了……啊……”

    茉儿被托蒂扣弄得淫水越流越多,最多竟然在托蒂手口并用之下,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大股的阴精喷涌而出,喷得托蒂满脸都是淫水。

    “嘿嘿,果然还是处女的淫水味道最好,嗯,还有股甜甜的味道。”

    托蒂一边舔着嘴边的淫水,一边淫笑着说道。

    “还有,贱奴,刚才那不是尿尿,是高潮,以后要记住了。”

    托蒂虽然兴奋,但还是不忘纠正茉儿的错误。

    “是……主人……茉儿知道了……”

    高潮过后的茉儿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听到托蒂的话仍勉力回着话。

    “嗯,前菜吃完了,下面该吃主菜了,骚货,张开大腿,主人现在就给你开苞,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对了,李察,有没兴趣来试一下你学徒的口交技术,一起来干你的茉儿。”

    托蒂一边对茉儿吩咐着,一边对老刘作出邀请。

    “嘿嘿,托蒂先生有这兴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老刘听到托蒂这样说了,放开手上的崔蓓茜,走到床边脱下裤子,跪在茉儿的脑袋旁边,肉棒凑到茉儿的嘴边。

    茉儿看到老刘的肉棒就在嘴边,张嘴就含住,同时用双手把一双玉腿扳到最大,迷人的光洁小穴沾满了淫水,兴奋得一张一合的。

    托蒂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一手撑开茉儿的小穴,龟头在阴唇上麿了一会,沾了一些淫水,然后用力一挤,整个龟头挤进了茉儿的小穴中。

    “啊……痛,主人,好痛。”

    小穴突然挤进整个龟头,茉儿痛得都忘了给老刘口交了,痛得噪声叫了起来。

    “痛?才刚刚开始呢,才刚挤进个龟头就叫成这样,下面还有更痛的呢。”

    说着,托蒂用力一挺,也不吝惜,整根大肉棒插进茉儿的小穴里面。

    随着肉棒的挺进,处女膜应声而破,点点处女落红洒在床单上,代表茉儿从此脱女孩的行列,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啊……好痛,主人,茉儿痛死了,啊……好像要裂开两半了。”

    比刚才更剧烈的痛楚让茉儿再次大声叫了出来,比刚才更响亮。粗大火热的肉棒整根插在小穴,茉儿就好像被一根烧火棍插进肚子里一样,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撕成两半。

    托蒂毫不吝惜,用力地抽插进来,老刘同时把肉棒塞进茉儿的嘴里,把茉儿的小嘴也当成小穴一样,抽插起来。

    “唔……唔……”

    茉儿的小嘴被老刘的肉棒堵住,声音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托蒂和老刘两人就像是在比赛一样,越插越用力,完全不顾及他们身下的茉儿。只是这下可苦了茉儿了。下身刚刚破瓜的痛楚,再加上老刘狠命地在小嘴内抽送着肉棒,几乎下下都顶进茉儿的喉咙,茉儿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娇躯一阵阵的颤抖着,整个人都快要痛得昏过去。

    “李察,对女人可不能这样,茉儿都要被你弄死了。”

    托蒂语重心长地对老刘说道,自己却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也没有,插得是一下比一下有力。

    老刘听到托蒂的话,不甘心地从茉儿的小嘴里抽出肉棒。嘴里的肉棒终于离开了,茉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她真的是快要窒息了。

    “啊……嗯……主人……茉儿的小穴好痛……好舒服……嗯……喔……好奇怪……好痒……喔……主人……用力顶……小穴好痒……”

    才刚喘过口气,茉儿又被托蒂的抽插干得叫了起来。

    “嘿嘿,是吗,骚穴很痒吗,那主人就帮你止止痒。”

    托蒂淫笑着又用力顶了几下,肉棒直抵子宫。

    “喔……嗯……就是这样……嗯……好舒服……主人……喔……用力操人家的小穴……喔……顶到最里面了……”

    茉儿被托蒂强而有力的顶击顶得浪叫起来,淫声浪语一浪高过一浪。

    老刘这时也再次把肉棒伸到茉儿嘴边,而沉浸在肉欲中的茉儿也没有多想,张开又再次把老刘的肉棒含住,用心吸吮起来。

    “唔……喔……主人……你的肉棒……真好……唔……顶到人家的子宫了……喔……好舒服……主人的肉棒……唔……要顶穿人家的子宫了……唔……喔……好爽……好舒服……”

    茉儿一边承受着托蒂的抽插,一边卖力地给老刘的肉棒服务着。

    “喔……嗯……主人……茉儿又要尿了……喔……唔……要高潮了……嗯……”

    才刚刚高潮没多久的茉儿,承受不住托蒂这样强而有力的抽插,没多久就又一次高潮了。

    只是托蒂却还远远没有满足,迎着茉儿从子宫内喷涌而出的阴精,肉棒逆流而上,继续勇猛地在茉儿的小穴内抽送着。

    “喔……嗯……嗯……”

    经历了两次高潮,才刚破瓜的茉儿已经有些脱力了,只能挺着小穴,继续迎接托蒂的抽插,无力地呻吟着,小嘴也不忘继续给老刘口交。

    舔了一会,老刘在茉儿的服务下,首先射了。老刘双手固定住茉儿的头,肉棒深深顶进茉儿的喉咙里,精液喷薄而出。小嘴被堵住,老刘的精神茉儿一滴不剩地全吞到肚子里。射精后疲软的肉棒,从茉儿的嘴里滑出,老刘坐在一旁喘息着。

    托蒂继续在茉儿在娇躯上驰骋着,肉体撞击声啪啪啪地响个不停。茉儿仍是无力地呻吟着,只有娇躯微微扭动着,迎合着托蒂的抽插。

    再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托蒂终于也爆发了,肉棒直接顶进茉儿的子宫内,精液喷射出来,击打在茉儿的子宫壁上。茉儿被托蒂的精液一烫,又一次高潮了。

    再一次高潮的茉儿整个人都筋疲力尽,终于是昏迷了过去。

    看着昏迷的茉儿,托蒂和老刘两人相视一笑,他们知道茉儿今晚是不能再用了,再操下去就要玩坏这小美人了。于是俩人不约而同地望着躺在地上,同样昏迷的美女蛇祭祀崔蓓茜。

    崔蓓茜被人用水沷醒了,只是醒过来的美女蛇祭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人绑了起来,身上的祭祀袍也被人脱掉了。而她面前站着两个赤裸的壮汉,正是托蒂和老刘。

    “李察,你这无耻之徒,我真是看错你了。你绑着我干嘛,快放开我。”

    醒过来的崔蓓茜发现自己被脱光衣服反绑住双手,对老刘吼道。

    “亲爱的崔蓓茜导师,你说我们还能干什么呢?导师你身材这么好,不学海伦她们还真是可惜啊。托蒂先生,一起来尝尝美女蛇的滋味,如何?”

    老刘淫笑着望着崔蓓茜,对旁边的托蒂说道。

    “呵呵,传说中的美杜莎祭祀,我还真没有尝过呢,那就让我们来令这位美丽的美杜莎祭祀快乐一下吧。”

    托蒂也配合,和老刘一起淫笑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托蒂和老刘慢慢逼近自己,崔蓓茜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祭祀,战歌都没有唱起来,虽然有老刘在未必发得出来。崔蓓茜像个普通的女人一样无助地向后退去,只是被绳子绑住,又是背靠着墙,崔蓓茜根本是无路可走。

    两人扑向地上的崔蓓茜,一把把她抱住了。和刚才一样,上下夹攻崔蓓茜,只是现在却变在托蒂在上,老刘在下。托蒂双手握住崔蓓茜的一对丰满的玉乳揉捏,老刘则趴在下面,用舌头舔着崔蓓茜的小穴。

    “啊……你们两个无耻之徒,快放开我,啊……不要舔了,李察,托蒂,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崔蓓茜被绑住,只能徒劳地挣扎着,就算没被绑住,孱弱的祭祀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托蒂和老刘这俩壮汉呢。

    “嘿嘿,崔蓓茜小姐,你尝过这滋味之后,当然不会放过我们,怕是到时你会追着我们,要我们用肉棒操你呢。”

    托蒂挺着肉棒,伸到崔蓓茜的面前,用肉棒拍打着她的脸颊。

    “呸!”

    崔蓓茜被托蒂的肉棒拍打着脸颊,羞得撇过头去呸了一声。

    老刘仿佛尝够了崔蓓茜的淫水,挺着肉棒靠近崔蓓茜的小穴,龟头在阴唇上摩擦着,却并没有急着插入。

    “李察,不要,我是海伦的导师啊,你不能这样,唔……”

    阴唇感受到老刘肉棒的温度,崔蓓茜心里又慌了起来,急忙开口阻止他。但是她却忘了托蒂的肉棒还在她脸上摩挲着,脸转过来开口说话之际,被托蒂抓住机会,腰一挺,肉棒就塞进了崔蓓茜的小嘴内,话还没说完就被堵回肚子里了。而老刘也趁机,肉棒插入了崔蓓茜满是淫水的小穴内“唔……”

    小穴突然被老刘的肉棒侵入,崔蓓茜惊得拼命扭动着娇躯,想挣脱老刘的肉棒,只是,以她那微末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敌得过身具龙力的老刘呢,被老刘的双手紧紧抓住纤腰,肉棒在崔蓓茜的小穴横冲直撞着。

    而对于嘴里托蒂的肉棒,崔蓓茜虽然想一口咬掉,只可以被托蒂捏住下巴,根本就咬不下去,只能被托蒂把自己的小嘴当成肉穴一样抽插着。龟头不时顶到崔蓓茜的喉咙,弄得她一阵阵作呕反胃,但却又吐不出来。

    “唔……唔……”

    崔蓓茜?

章节目录

兽血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BC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兽血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