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好爽……好舒服……“唐金娜一边浪叫,一边用淫秽的话语羞辱着自己,被托蒂催眠的她已经不知道廉耻为何物,连她最爱的穆里尼奥都被她扔到一边去了。

    “是吗?比穆里尼奥还要厉害?还真是荣幸啊,能被你这样赞扬,不过穆里尼奥大人听到后会不会气得吐血呢?”

    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女人说自己厉害,托蒂也同样不例外,听得他胯下的肉棒越发的坚硬。

    “喔……好爽……用力……骚货要高潮了……要被老公的大肉棒……干得高潮了……喔……来了……高潮了……”

    唐金娜被托蒂的“寸金”名器干得越来越有快感,最终先一步高潮了。

    只是与托蒂想的不同的是,唐金娜的阴精不但不是冰凉的,反而比一般人的还要热,托蒂在这冰凉的小穴和火热的阴精的冰火两重天的刺激下,忍不住又射了一发。

    这是托蒂第二次在同一个女人身上败下阵来,男人的尊严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也不待唐金娜回气,抄起肉棒再次驰骋起来。

    “咦?托蒂叔叔,你和阿姨在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唐金娜的两个儿子二少和三少飞了进来,满脸好奇地看着床上的托蒂和唐金娜。

    “原来是二少和三少啊,对了,你们玩了半天,应该也饿了吧,这里有好吃的东西,你们要不要尝尝?”

    突然有人闯进来,托蒂着实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是老刘的那对血婴之后又松了口气,不是穆里尼奥出现就好。而邪恶的托蒂又马上想到了一个邪恶的主意,向翡冷翠的两位太子招招,让他们过来。

    “哪里哪里,好吃的东西在哪里?没有啊,托蒂叔叔你骗我们。”

    听到有好吃的,馋嘴的二少三少马上飞了过来,周围打量着,却是没发现有能吃的东西。

    “叔叔当然不会骗你们,看到没,你们阿姨那对红红的乳头,把它含在嘴里吸,就会有好喝的东西出来了。”

    托蒂一边在唐金娜的身上驰骋着,一边怂恿这对毫不知情的血婴和他一起凌辱他们的亲生母亲。

    “真的?叔叔你不会又骗我们吧?”

    二少半信半疑地小嘴凑近唐金娜的那颗红红的乳头,张口含住,用力的吸了起来。

    “唔,好甜,真好喝,三少,你也来试试,叔叔没骗我们。”

    才吸了一口,二少就惊喜地喊了起来,还叫三少一起来。

    两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就这样抱着他们的母亲唐金娜的一对玉乳,喝起乳汁来。

    原来刚才托蒂想到的,就是这只冰凰唐金娜是刚刚生产过的,肯定乳房会分泌乳汁,而又刚好她的两个儿子闯了进来,于是托蒂就有了这个想法。

    “喔……好孩子……你们喜欢……阿姨……阿姨天天给你们吸……什么时候吸都可以……喔……好舒服……用力吸……对……就是这样……嗯……好爽……”

    凤凰乳对于凤凰一族来说都是神圣的存在,一般人是不可能喝到的,估计即使现在是被托蒂催眠了,他也不一定能喝到,但是自己的现在的两个孩子想要就不一样了,唐金娜一边浪叫一边让二少三少用力吸,仿佛是要用自己的乳汁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虽然托蒂羡慕,但也只能看着二少三少吸,也许自己想吸也只能再等一段日子,现在只能操操唐金娜这个冰凉的,别样的小穴,想到这点,托蒂操得更加的狠了。

    “嗯,这凤凰乳的味道还真是不错。”

    当唐金娜又一次被托蒂干高潮的时候,乳汁高高的喷起,刚好喷到托蒂的嘴边,托蒂用舌头卷进嘴里,终于是尝到了凤凰乳的味道了。

    而刚刚生产的,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冰凰也昏睡了过去。但是二少三少还是依然在不停地吸着她的乳汁,托蒂也是继续抽插着唐金娜的小穴,直到今天第三次射精后才放过了唐金娜。

    “呃,叔叔,我们喝饱了,我们去玩了。”

    二少三少直喝得打饱嗝才停了下来,然后和托蒂打了声招呼就又飞走了。

    心满意足的托蒂也离开了,只是他离开时连门都没有关,就这样让劈开大腿的昏睡着的唐金娜躺在那里,小穴还在汩汩往外流着白浊的精液,也不管会不会有人经过,会不会有人看到,而别人看到后会做什么,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无聊的托蒂在城主府里闲逛起来,像视察商业那种无聊的事,他是根本不可能会去做的,自然有下面的人会做。

    这里说是说城主府,其实也不过是穆里尼奥在采玉城的一个行宫,除了和老天鹅有关系的,其他人都进不来,托蒂是个例外,谁让他是和穆里尼奥的魔宠唐金娜一起回来的呢?

    这不,闲逛中的托蒂又发现了一位老天鹅的老熟人,托蒂也是认识的,还有过几度春风。这是谁呢?自然是美女蛇祭祀崔蓓茜。

    本来呢,托蒂是没有见到崔蓓茜的,只是他在闲逛的时候,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托蒂顺着呻吟声的来处一路找下来,竟然发现声音是出自崔蓓茜之口,而与这位美女蛇祭祀一起白日宣淫的赫然是她的堂哥,采玉城城主特雷泽盖。

    虽然托蒂也尝过崔蓓茜的肉体,但是两个美杜莎性爱的景象,托蒂可是从未看过,好奇心的催使,托蒂忍不住靠近去偷窥起来。

    “我的好妹妹,你的小穴真是太美妙了,不过你你这样做,不怕君上怪罪下来吗?”

    特雷泽盖虽然在崔蓓茜的身上驰骋着,但却好像还有些迟疑,似乎是怕穆里尼奥怪罪自己睡了他的女人。

    “喔……喔……好哥哥……用力啊……嗯……我跟了何塞……十几年……喔……他连碰都不敢碰我……喔……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嗯……我要享受我应该得到的……喔……好哥哥……用力操妹妹……喔……好舒服……”

    崔蓓茜却是一点顾忌都没有,自打上次在翡冷翠被托蒂催眠之后,美女蛇祭祀早已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在回到采玉城之后,更是放浪形骸,四处找男人欢爱。而穆里尼奥此时不在采玉城正是因为被崔蓓茜所激,一气之下回了落日大沼泽。

    听到崔蓓茜的话,特雷泽盖也不再说话,埋头苦干起来。

    “喔……嗯……好哥哥……真好……用力……用力操死你妹妹……喔……妹妹要被亲哥哥……操死了……喔……好舒服……好爽……喔……”

    特雷泽盖不再发问,崔蓓茜也开始专心享受起来,爽得大声浪叫着。

    两人的蛇尾紧紧地缠在一起,仿若连体婴一样。两人在忘形地交合着,只是却苦了窗外的托蒂了,崔蓓茜还好说,但是这个特雷泽盖却不行,谁知道如果自己突然闯入会引来这位采玉城城主什么反应,为了自己的小命,托蒂只好忍了。

    “喔……好哥哥……亲亲老公……用力……喔……妮可……妮可要死了……

    喔……爽死了……嗯……好舒服……喔……继续……喔……要高潮了……嗯……

    喔……来了……高潮了……啊……啊……“崔蓓茜高潮了,指甲在特雷泽盖的背后划出数道长长的血痕,市场的尖叫起来。

    “喔,好妹妹,哥哥也要射了,接住了,喔,射了,好爽。”

    特雷泽盖的龟头被崔蓓茜的阴精劈头盖脸的一浇,也同时爆发了,精液深深地射进她的子宫内。

    “哥哥你真没用,这么快就不行了。”

    虽然高潮了,但是崔蓓茜似乎还没得到满足,看着像死狗一样躺在床上喘气的特雷泽盖,鄙夷地撇撇嘴,稍为清理了下身,披了件薄纱就走了。

    “小骚货,是不是还没有满足啊。”

    站在门口的托蒂刚好堵住了崔蓓茜的视线。

    “呀,主人……”

    眼前的视线突然一暗,崔蓓茜正要看是谁挡住了她,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娇呼一声,扑到托蒂的怀里。

    “骚货,看来你这些日子过得挺滋润啊,又丰满了不少。下面的骚穴这段日子尝过多少肉棒了,越来越肥美了。”

    托蒂的大手一只握住那对已经不比海伦小的巨乳,一只覆盖在崔蓓茜的小穴上,手指插到里面去,扣弄着里面的阴肉。

    “主人真坏……这么久都不来看人家……嗯……主人真会弄……嗯……扣得人家的骚穴好舒服……喔……”

    崔蓓茜哪里是托蒂这只色狼的对手,手指插进去扣了一会,崔蓓茜就娇喘连连了。

    “骚货,刚才你还没有满足吧,来,让主人我来满足你吧。”

    托蒂说着就推倒了崔蓓茜,将她压在身下,粗大的肉棒插进她鲜红的小穴。

    “喔……主人……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的……喔……这里是花园……嗯……”

    崔蓓茜虽然变得淫荡,但是在外面做还是第一次,难免有点不安。

    “骚货,这城主府里没操过你小穴的估计也没几个吧,还怕人看。”

    托蒂是丝毫不理会,继续用力地抽插着,刚才他看了这么久,忍了这么久,现在怎么说也要在崔蓓茜的身上讨回来。

    就这样,托蒂在采玉城的城主府的后花园里,将这位美女蛇祭祀给就地正法了。后来快感上来的崔蓓茜也不再理现在在哪里,忘形地与托蒂交合着,浪叫着,一次次的高潮将崔蓓茜彻底地冲溃,直到被托蒂操得昏睡了过去。

    几天之后,穆里尼奥回到了采玉城。正当他想找崔蓓茜的时候,却让他看到他的魔宠,冰凰唐蓓尔金娜正与一位美杜莎蛇人武士,在他的床上翻滚着,穆里尼奥气得吐血,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不仅女儿歌坦妮、爱人崔蓓茜,现在连另一个女人也变成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差点让这位天才天鹅族金袍祭祀一病不起。

    而此时的托蒂却已经带着二少三少回到了翡冷翠,对于穆里尼奥发生的事是一概不知,如果让托蒂知道了这事,估计他睡着也会笑醒,堂堂比蒙王国的天才祭祀被他气得差点吐血身亡,这是一件多么有成就的事情啊。

    在托蒂离开的那几天,老刘把领地的事一一地处理完毕,甚至还把一个在领地内作威作福的狼族贵族给打成了残废。虽然这样做算是把把持长老院的沃尔夫狼族给彻底得罪了,但是如果畏首畏尾那就不是老刘了。

    处理完领地的事,托蒂也回来了,黛丝和若尔娜在贞德的神圣回复的帮忙之下,也已经痊愈了,于是老刘带海伦她们以及一众部下出发前往王都沙巴克,参加今年的奥林匹克祭祀大会,当然,托蒂也一样跟着去了,在前往王都的路上,老刘又一次展现他的彪悍本色,竟然得到战神坎帕斯的垂青,成为了神曲萨满,加上早已内定成为剑桥大祭师的海伦,可以说老刘他们这一次去王都的最大目的奥林匹克祭祀大会已经是可有可无了,现在反而只有茉儿的表现还值得让人期待。

    老刘和李察王子仿佛真的是前世有仇,才刚来到王都,两人就又杠上了。李察王子当然是为了海伦,但是奇怪的是,以为现在被托蒂催眠的老刘来说,竟然还是非常的讨厌这个狮虎王子对海伦的那点小心思。

    对于老刘的一帮女人的传闻,这位和老刘同名的狮虎王子早就有耳闻了,只是当时正在沙漠对付沙漠人类,实在抽不开身,直到现在才再次见到了海伦,想到有机会一尝女神的味道,又怎么能不让李察王子激动呢?

    就在两人闹得不可开交,差点火拼起来的时候,来自国王的邀请函送到了海伦的手上,没有办法,萨尔陛下的面子不能不给,两人只好偃旗息鼓。而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茉儿也跟着海伦去了王宫。

    海伦离开了,只是李察王子却好像还是没有消气,恶狠狠地盯了老刘一眼,转身也回了王宫。而老刘也被布拉特的人接到驿站去休息了。

    “参见陛下。”

    王宫里,萨尔陛下召见了海伦和茉儿两女。只是才刚见到,两女就给萨尔陛下来个下跪礼。

    “海伦岚下,使不得。”

    对于即将升任剑桥大祭师的海伦,在地位上可以说是与他平等的,海伦这突然的下跪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但是萨尔陛下还没来得及把海伦扶起来,就被海伦和茉儿两女抓住他的裤头,把他的裤子扯了下来。

    “海伦岚下,你……”

    萨尔陛下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海伦和茉儿两人就已经分别捉住他的肉棒,用托蒂教的方法,向萨尔陛下打招呼。

    翡冷翠的传闻,萨尔陛下也是有所风闻,只是没想到这是真的,这位即将成为剑桥大祭师的海伦岚下,竟然真如传闻中的一样淫荡。

    “唔……陛下,这是李察家的礼仪,身为李察的女人所必须要的礼仪。请不要见怪。”

    海伦和茉儿一左一右地舔着萨尔陛下的肉棒,海伦还抽空向他解释了一下。

    “礼、礼仪?”

    萨尔陛下的脑袋实在是转不过来了,他实在是想不出世上会有这样的礼仪。

    “唔……是的,陛下,唔……你的肉棒比李察的还要大,唔……我的嘴都吞不下了。”

    海伦一边努力地含住萨尔陛下的龟头,一边在赞叹着。茉儿也是努力地为萨尔的卵袋服务着。

    被海伦和茉儿两女一样一弄,萨尔也忘了要说的事了,只能傻傻地站着,享受两位美女的服务。

    也许是突如其来的艳福,萨尔陛下没能忍住多久就射了,精液劈头盖脸的射了海伦一脸都是,茉儿此时也凑了过来,将海伦脸上的精液舔进嘴里,与海伦分而食之。

    当萨尔陛下还呆呆的看着海伦两女的时候,海伦已经把他的肉棒清理好,收好,站了起来。

    “陛下,您召见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海伦又恢复了一脸圣洁的样子,与刚才淫荡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强烈的对比让萨尔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呆呆地看着海伦。直到海伦连喊了好几句陛下,他才回过神来。

    “海伦岚下,今晚我在王宫举行一场宴会给您接风,而剑桥大祭师的祭师袍我也让人放在给你休息的地方,您和茉儿小姐先去休息一下,到宴会的时候我会让人通知您的。”

    萨尔陛下总算还刻召海伦进宫的原因,说完之后也不待海伦反应过来,急匆匆地走了。

    跟着侍女来到客房,才刚一进门,海伦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黄金圆盘,黄金圆盘中盛着一件七彩斑斓的孔雀翎和金丝、珍珠织就的祭师袍,绚丽的孔雀翎在阳光下折射着奇幻般的光芒和颜色,圆盘中还有一顶用开屏尾羽和珍珠编织的头饰、彩翎靴搁在祭师袍上面。

    “哇,小狐狸,你这祭师袍太漂亮了。”

    此时是白天,控制茉儿的身体的是艾薇儿的灵魂,小艾看着如此华丽的祭师袍,兴奋得托起来在自己身上比来比去,只是茉儿那小身板显然并不合适这件祭师袍。

    “小艾,你这样的小身板可穿不起专门为我订做的衣服的。”

    海伦一把把属于自己的祭师袍抢了回来,对着镜子不停地比着,同时揶揄着茉儿。

    “哼!”

    茉儿哼了一声,头一捌,不理海伦。

    海伦也不理茉儿,把全身的衣服脱掉,穿上萨尔陛下赐的七彩雀翎祭师袍。

    这身袍子是那种全身紧贴型,所以海伦里面什么也没穿,只是也许做这件祭师袍的裁缝没有料到海伦的身材最近又发育了不少,火爆丰满的乳肉被衣料挤得似乎都快要从那深v 字开形的领口跳出来。

    下身两侧各有一条高高的开叉,直到腰际,走动之时,海伦那对修长的玉腿和圆润的俏臀都会完全展示出来,如果注意看,连下身那火红的阴毛也能隐隐约约地看到。

    性感的七彩雀翎祭师袍让海伦看起来更加地诱人,连茉儿也看得双眼发直。

    “哼,狐媚子。”

    茉儿满嘴酸味地哼了一句。

    听到茉儿那充满酸味的话,海伦也不禁笑了起来。茉儿再也忍不住,恶狠狠地扑了过去,和海伦扭打在一起。

    晚上,当海伦穿着一身性感的祭师袍出现在宴会会场的时候,整个会场只剩下一阵阵抽气和玻璃碎裂声。

    无论是海伦那随着走动而上下颤动的爆乳或是被衣料挤得高高凸起的乳头,亦或是在长裙开叉处暴露出来的玉腿和俏臀,都让在场的贵族兴奋不已,贵族们充满淫欲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海伦的一举一动。今晚的海伦是如此的艳丽逼人,就算是换了一身性感晚礼服的茉儿,站在艳丽的海伦身边也令她变得黯然失色。

    虽然萨尔陛下也同样惊讶于海伦此时的艳丽,但是好歹他在早上的时候已经领教过了,也不至于像其他贵族那样失态。既然主角到场了,陛下也宣布宴会开始了。

    肥美的秋刀鱼做成的美食摆放在众人面前的桌子上,其他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这可是难得尝到的美味啊,所以贵族们都暂时忘记了美艳的海伦,转而对付起面前的美食。但是萨尔陛下却发现海伦和茉儿竟然没有动筷。

    “岚下,难道这鱼不合您的口味?”

    萨尔陛下小心翼翼地向海伦问道,做为今晚的主角,可不能怠慢了。

    “没有,陛下,只是我们平时吃东西时候都习惯加些特别的调味料,我们这里还有些准备好的,加上就好了。”

    海伦微笑地回答着萨尔的问题,这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的优雅。

    说话的同时,海伦和茉儿从她们的七度金空间戒指只拿出一瓶装满白色液体的瓶子,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海伦她们,都想知道她们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只是当瓶盖打开的时候,坐得比较近的贵族顿时闻到一股熟悉的臭味,一股男人都不会陌生的味道,那是一股精液的臭味。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海伦和茉儿将她们所谓的调味料倒在秋刀鱼上,然后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美美的吃起来,还连道好吃。

    顿时又是一阵筷子落地的声音,他们实在是想不到,这两位一脸圣洁神色的祭祀,竟然会做出如此淫荡的事情,当着众人的面前,用精液佐餐,看得众人因为海伦的火爆身材而坚硬起来的肉棒更加的坚硬。

    “咦,陛下,你们怎么都停下了?”

    正在享受美食的海伦看到萨尔陛下和一众贵族都停了下来,不由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

    看着从海伦嘴角流下的一丝白色的精液,萨尔陛下想起了早上的事情,咕噜一声,不由地吞了一口口水。

    尤其是当海伦用她那粉嫩的小香舌将那丝精液舔掉时,一些年轻的贵族竟然忍不住当场射了出来,让现场那股精液的味道更是浓烈。

    饭宴之后,就是正式的宴会,其实也就是一群贵族在那闲聊打屁的时间,不过在些之前,萨尔陛下还宣布了一件大事,就是将海伦收为义女。

    贵族听到这事,以恭贺为由,一个个都围在海伦身边,名为恭喜,实为揩油。

    海伦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十分的高兴,还不时用手背碰一下这个,用手掌摸一下那个,惹得贵族们更是全身火热,如果不是在王宫里,估计他们就不顾一切把海伦给推倒了。

    这时,围在海伦身边的贵族突然都退开了,正当海伦奇怪的时候,发现俏臀被一只大手盖住了。

    “久闻海伦岚下的艳名,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一个身躯雄壮的中年莱茵笑呵呵的站在海伦身后,大手在海伦的俏臀上不停揉捏着。

    “你,你是卡恩亲王?”

    卡恩亲王的大手上传过来的火热的温度让海伦一阵阵心神荡漾,差点就软倒在卡恩亲王的怀里。

    “很荣幸您能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岚下。”

    卡恩亲王放开在海伦俏臀上的手,向她行了个贵族礼。

    由于狮心亲王的到来,其他贵族虽然不舍得,也只好离开,转而来到一直被人晾在一边的茉儿的身边。看着散去的人群,狮心亲王得意地笑了,接着海伦走到阳台上。

    “岚下,在下听到关于不少关于岚下的传闻,不知道都是不是真的呢?”

    卡恩抱着海伦,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亲王殿下说的传闻,莫非是说这个?”

    海伦突然挣脱卡恩的怀抱,跪下来,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头,掏出他的肉棒含进小嘴中。

    海伦的小脑袋前后的摆动,小嘴含住卡恩亲王的龟头吞吐套弄着,还不时用舌头舔着龟头的沟缝,不时舔一下马眼。

    “岚下,用你的大奶子帮我打奶炮吧。”

    卡恩看着高贵美丽的海伦跪着帮自己卖力地吸吮肉棒,一阵阵快感没然而生。当他的目光下移,看到海伦那从深v字领口露出来的深邃的乳沟,又开口命令海伦。

    海伦娇媚地白了卡恩一眼,把领口往下一拉,露出她那对火爆丰硕的大奶子。

    海伦双手托住乳房的两侧,夹住卡恩的肉棒。卡恩那粗长的肉棒被海伦完全包住,只露出一点点龟头在外面。

    海伦托着大奶子飞快地套弄着,卡恩的龟头在乳沟间凸进凸出,海伦张开小嘴将龟头含了进去,小舌头在龟头上,马眼上舔过。在这种乳交加口交的双重刺激下,饶是卡恩这种身经百战的战士也受不住了。不大一会儿,卡恩就到了射精的边缘,卡恩托住海伦的乳房,用力地快速抽送了几下,浓密的精液喷在海伦的小嘴里。

    海伦将卡恩射在嘴里的精液吞了进去,还意犹未尽地将龟头里残留的精液也一点不剩的全部吸掉,然后才站了起来。

    “卡恩殿下,是不是该到你让海伦也舒服一下了呢?”

    海伦转身,双手撑在阳台上,伸手将祭师袍撩起,露出她那浑圆雪白的俏臀,邀请卡恩来品尝。

    “岚下如此盛情,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卡恩挺着依然坚硬的肉棒,站在海伦身后,龟头贴在阴唇上,磨了几下,然后嗞的一声,将整根肉棒插进了海伦那满是淫水的小穴内。

    “喔……真好……亲王殿下……你的肉棒好粗……好长……嗯……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喔……对……用力……嗯……喔……好舒服……”

    饥渴的小穴迎来新的客人,空虚越江的海伦发出满足的呻吟。

    卡恩双手绕到海伦的身前,将地对硕大的玉乳抓在手中,用力地揉捏着,海伦那对火爆的乳房在卡恩的手上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喔……喔……好亲王……好哥哥……用力操海伦的骚穴……唔……”

    海伦浪叫着,突然被卡恩拉起上半身,卡恩一只手捏着海伦巨乳,一只手扳过海伦的脸,大嘴吻上海伦的樱桃小嘴。

    卡恩用舌头卷住海伦的小香舌,卷进自己的嘴里,吸着她那香甜的津液。直吻到海伦快要缺氧了,才放开了她的小嘴。

    “弟弟,岚下,你们真是好兴致啊。”

    就在卡恩和海伦玩得兴起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是狮心亲王卡恩的歌,萨尔陛下。

    “大哥,是你啊,你要不要也来尝尝海伦岚下的味道?”

    听到是自己的大哥,卡恩回头笑道。

    “嗯……喔……陛下……海伦下面……还有个洞呢……喔……您要不要……

    也来帮海伦止止痒……嗯……嗯……“海伦也是同样一点都不害羞,抛着媚眼勾引着萨尔。

    “岚下有请,萨尔岂敢不从?”

    这位国王陛下受了海伦的两次惊吓,显然承受能力提高了很多,走上前捏了下海伦的爆乳。

    卡恩从海伦的小穴内退出来,勾住她的腿把她抱起来,将肉棒再次插进海伦的小穴内,将海伦圆润的俏臀向着萨尔陛下。

    萨尔将海伦后面的裙摆撩起,将肉棒插进了海伦粉嫩的屁眼内。两兄弟像夹三明治一样把海伦夹在中间,两根肉棒有节奏地在海伦的两个穴内抽插着。

    “喔……喔……好舒服……小穴和屁眼都……好舒服……嗯……好涨……喔……好人……好哥哥……用力操……好爽……好舒服……啊……哎哟……顶到人家心里了……喔……爽死海伦了……”

    海伦被两根粗大的肉棒插得爽得不行,快感直冲脑海,让海伦直欲升天,小嘴吐出诱人的呻吟声。

    只是,三人在阳台交合,里面的人真的都不知道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是此刻在海伦身上驰骋的是他们的国王和亲王,谁都不敢上前去分一杯羹,所以他们只好把目标放在茉儿的身上。

    此时的茉儿,身上的晚礼服已经被贵族们给撒碎了,被数名贵族围在中间。

    茉儿坐在一个沃尔夫狼人的胯上,小穴套弄着他的肉棒,身后跪着一位彼尔熊人,粗长的肉棒插在屁眼内,小嘴也被李察王子的肉棒插了进去,不止小穴、屁眼和小嘴都插着肉棒,连双手也没闲下来,各抓着一根。随着众人的抽插,身体不停地律动着,一对玉乳被身后的熊人死命的揉捏着,雪白的乳肉被捏提发红。

    由于小嘴被堵住,只能从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而其他轮不上的贵族只好拉着周围的侍女来泄火。

    李察王子现在是非常的怄气,本来海伦的那祭师袍就是由他设计的,还希望能有机会能一亲香泽,现在被自己的父亲和叔叔捷足先登,只好拿茉儿来泄愤,把茉儿的小嘴当成小穴一样,死命地往里抽插,把茉儿插得直翻白眼。

    “喔……喔……好舒服……好棒……亲王……陛下……海伦好爽……小穴和屁眼都好爽……喔……海伦要高潮了……喔……用力……”

    这边的海伦被两兄弟操得快感连连,浪叫声越来越高,淫水汹涌而出。

    听着海伦的浪叫,萨尔和卡恩干更是有力。

    “喔……海伦要死了……要高潮了……啊……啊……”

    有力的抽插让濒临高潮的海伦直达巅峰,高声尖叫着,大量的淫水涌出,连小屁眼也爽得分泌了大量的粘液。

    萨尔和卡恩两兄弟也是第一次尝到如此绝色的美女,爽得也同时射精了,射在海伦的体内深处。射精过后,两人并没有就此放过海伦,而是换了个位置,继续操着海伦的两个小洞,海伦也同样配合着两人,在他们的手上换了个位置,让萨尔陛下插进自己的小穴,而屁眼则被卡恩亲王占据了,肉宴继续着。

    一场庆祝海伦升任剑桥大祭师的宴会,因为海伦和茉儿的性感衣着和淫荡表现,变成一声淫欲的肉宴。

    肉宴一直持续到深夜,茉儿被充满淫欲的贵族们都操了一遍,身上三个小洞都被贵族们的精液占满了,精液从小穴中汩汩地流出,流到精美的地毯上,身体也被精液在上面覆盖一层厚厚的粘膜,而得不到海伦的李察王子更是在茉儿的身体射了4 、5 发才脱力地到一边去休息。

    而在阳台上的海伦也同样被两位精力旺盛的狮族王者干了好几十遍,小穴和屁眼被干得红肿充血,小嘴也吞了不少精液,吃得小腹都鼓了起来,像个孕妇一样,火红的头发被精液粘住像是在上面镀了一层发膜,火红的狐尾也无力地耸拉在圆润的小俏臀上,再不复刚才的活力。最后脱力昏睡过去的海伦整个人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小穴和屁眼内的精液沿着修长的玉腿滴落在地上。海伦身上的精液映着月亮,反射出一股淫靡的光泽,让萨尔和卡恩两兄弟满足地笑了。

    昏睡过去的海伦和茉儿被侍女送到之前的客房中休息去了,只是不甘心的李察王子可能就这样放过海伦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悄悄地跟在侍女后面,在侍女离开后,李察王子摸进了房间。

    李察王子看着昏睡中的海伦,沾满精液的身体,那股淫靡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也不顾海伦是否还有力气再承受,他用尽办法把海伦弄醒,然后脱掉身上的衣服,扑了上去,不一会,房间内又传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今晚,注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06章

    ***********************************

    在宴会后的第二天,就是比蒙王国里最受注目的奥林匹克祭祀大赛了。

    虽然老刘成为了神曲萨满,但是今天最受瞩目的注定不是他。当海伦穿着一身性感的祭师袍跟在萨尔陛下出场的时候,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就一眨不眨地定在海伦的身上,全场男人的肉棒都站立起来向这位新晋的剑桥大祭师致敬。

    在大赛前,萨尔陛下和布拉特霓下一起给海伦加冕,海伦就正式成为剑桥大祭师。随后,国王陛下还把海伦收为义女。

    加冕仪式后,还安排了一场海伦的表演赛,对手是一位叫阿里的袋鼠主祭。

    这位主祭注定今天也是一个悲剧,虽然阿里大人也是一会实力很强的祭祀,但是面对海伦这位自然进化的剑大祭师,无论怎么比都是被比下去的份。

    海伦一出场就把她的基头座龙放了出来,虽然座龙的块头巨大,但是性格温驯,根本就不适合拿来做魔宠。所以除了出去那一下,就再也没人关注它,所有人的目光依然是留在海伦的身上,定在她那深v 字的大领口和高衩裙摆露出来的春光。

    说是比试,其实也就是让海伦在众人面前展示实力,因为海伦是自然进化出战舞的祭祀,所以今天她表演的不是点歌,而是战舞。

    随着战舞跳起,海伦那一对丰满的巨乳就随着身体地舞动而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而男人的眼光也是跟着海伦的巨乳上下摆动。下身的裙摆也是一样,海伦修长的美腿每一次抬起,在场的男人就能从中看到海伦那圆润挺翘的俏臀,还能隐约看到海伦那火红色的茂盛的阴毛。

    看着海伦那火辣性感的身段,让所有男人原本就坚硬的肉棒更加坚硬火热,一些定力差的人甚至当场就射了出来,现场弥漫着一股精液的气味,让本来淫靡的气氛更加的浓厚了。

    而海伦面前的这会袋鼠主祭阿里看到更是清楚,如果不是定力好,估计他已经和其他人一样当场就射了。但是他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老脸憋得通红,但是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海伦,生怕漏掉其中一个细节。

    海伦的战舞是换了一首又一首,而舞蹈的动作也是一首比一首更加的不堪,当海伦把她会的战舞都跳完之后,她的下身也差不多被全场的人给看光光了。

    虽然一直在跳着战舞,但是在场的男人的灼热的目光她还是能感觉到的,在这些带着强烈欲望的视线中,海伦的小穴也不知不觉地湿了。如果接下来不是还有比赛要进行,估计海伦已经将面前的袋鼠主祭阿里给推倒,大战三百个回合去了。

    最后,还是萨尔陛下首先发现了阿里主祭的状况不对劲,他让人把海伦叫回了看台,而可怜的阿里主祭也被人扶到一边去休息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估计这位主祭大人就会直接脑溢血而亡了。

    回到看台的海伦已经是气喘吁吁,不是累,而是因为激动,因为兴奋。这时一堆贵族又上前来慰问揩油。但是因为是在大庭广众,众人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只是围着海伦,借着慰问为由,不时摸一下海伦的俏臀,碰一下她的巨乳。海伦也不反感,非常兴致勃勃地回答着贵族们无营养的问题。

    接下来的正式比赛,老刘第一轮就输了,是自动弃权的,而茉儿也是一上场就让人大吃一惊,不是因为她和海伦同样暴露的祭祀袍,而是她一上来就放出的闪电魔法,不知情的人都认为茉儿疯了,只是一个比赛就用上星云闪电锁链。

    但是茉儿依然好好地飞在空中,又是让众人大跌眼镜,不是星云闪电锁链却又能召唤出闪电,只有早已经失传的苍穹先知才有的能力,让在场的人不得不又一次感叹天才一脉果然名不虚传。

    而茉儿的对手也是让人惊讶不已,因为那是一位天生妓户的契克因族的女祭祀。当这位契克因女祭祀身上的黑袍被茉儿的闪电电成飞灰,露出真面目的时候,赛场中就响起了要杀死她,贬为妓女这样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多人响应这种呼声。

    而看台上的贵族也有这意思,自从被贬为妓户之后,契克因一族就从没出过祭祀,现在出了一位女祭祀,这些从没玩过契克因祭祀的贵族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最后这场闹剧被老刘给终止了,看不下去的老刘把这位叫做茵茵的契克因女祭祀收进了属于神曲萨满的另一个势力,夏宫。

    但是贵族们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一个劲地缠着老刘,对老刘说把契克因收进夏宫是亵渎战神之类的话。就在老刘忍不住要发飙的时候,会场中出现了一对上位巨龙,七彩龙和仙女龙。

    看到这对上位巨龙,老刘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这是彩虹龙城来他麻烦的,谁让他拐了人家两位仙女龙呢?

    “谁是李察?”

    七彩龙变为人形,对着会场中的人大吼道。

    “我就是李察,你们来找我的目的我清楚,但是我是不是让黛丝和娜娜跟你们回去的。”

    老刘这块滚刀肉,似乎从未怕过什么事情。

    “不答应那你就去死吧。”

    七彩龙怒吼一声就向老刘冲了过去。

    只是老刘还没动手,一旁的穆里尼奥就先一步冲上去,接下了七彩龙的一击。

    “这位七彩龙阁下,你找李察,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但是你一来到,一言不合就想动手攻击我们比蒙的神曲萨满,你似乎太不把我们比蒙放在眼里了吧。”

    老天鹅一脸寒霜地看着七彩龙。

    “哼,有本事就上来比试比试。”

    七彩龙也是一脸倨傲,丝毫不让。

    老天鹅也不多说什么,向着七彩龙冲了过去,居然就这样和物理攻击能力天下第一的七彩龙肉搏起来。

    老天鹅展现出来的近战能力,再一次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这位博德族的天才祭祀不让在战歌上造诣非凡,就带武技也同样是出神入化。居然能和七彩龙拼个不分上下。

    老刘这个肉搏高手看到火热,脱掉身上的萨满袍,也冲了上去。

    “哼,两个一起也没关系,让你们见识见识七彩龙的物理攻击能力为什么会被称为天下第一。”

    瞥见快要冲进战场的老刘的七彩龙,依然是满脸的不在乎。

    但是穆里尼奥似乎是不愿意和老刘一起夹攻,退到一边,把七彩龙交给了老刘对付。

    最后的结果同样令人大跌眼镜,老刘竟然将七彩龙给打趴下了,不是人形状态的七彩龙,而是在他最强的龙形下。

    “这臭小子,下手真不知轻重,可怜我这把老骨头。”

    七彩龙在一旁低声嘟囔着。

    “李察,跟我们来,我们有些事要和你私下说。”

    比试完的七彩龙对老刘说道。

    老刘也不担心他们搞什么花样,跟着他们就离开了会场,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准备和这两位彩虹龙城来的巨龙好好沟通沟通。只是,在谁也没留意的情况下,托蒂变成了一只蝙蝠,悄悄地跟了上去。

    “臭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七彩龙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老刘,鼻子哼哧哼哧地喷着白气。

    “彩虹龙城来的找我麻烦的巨龙啊,有什么不对?”

    老刘依然一脸无所谓。

    “我叫伊布,这位是我的妻子,伦娜,我姓泽拉坦。”

    看着老刘那副嘴脸,伊布差点就忍不住上去揍他两拳,但还是忍住了,咬牙切齿地对老刘吼道。

    老刘差点没跳起来,吊儿郎当的模样一下子就收敛了,汗水跟黄果树瀑布一样冲刷着他那无神的大眼。这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他?

章节目录

兽血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BC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兽血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