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差点没跳起来,吊儿郎当的模样一下子就收敛了,汗水跟黄果树瀑布一样冲刷着他那无神的大眼。这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他们竟然是黛丝的父母,而老刘刚刚还把自己的岳父给胖揍了一顿。

    接下来,伊布夫妇是好一顿的数落老刘,老刘抹着满头的大汗,诺诺连声,刚才揍岳父揍得威风了,现在不遭报应才怪。

    “谁?别躲了,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突然,伊布对着旁边的树林吼了起来。

    “别动手,我是李察的朋友。”

    躲在树林里的自然是悄悄跟来的托蒂。

    “我应该说过,其他人不要跟过来,你既然不听,那就准备承受后果吧。”

    伊布转身大步走向托蒂。

    “岳父大人,托蒂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平时对黛丝和娜娜都很照顾的,你就放过他吧。”

    老刘挡在托蒂面前,向伊布求情。

    “哼!”

    伊布见老刘挡住了他的去路,只好冷哼一声,暂时放过了托蒂。

    只是伊布放过了托蒂,托蒂却不准备放过他们两夫妻。刚才看到伦娜变成人形的时候,托蒂就已经动心了,伦娜身上那熟女的风情,不是黛丝和若尔娜能比拟的。趁着伊布和伦娜精神分散的时刻,托蒂发动了他的异能。

    在伊布转身的瞬间,老刘突然爆起,将他的老丈人给放翻了,而伦娜因为被托蒂的异能妨碍了,基本还来不及反应,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丈夫被老刘给放翻了。

    “李察,你干什么,他是你的岳父。”

    老刘蹲下来,准备将伊布的关节给卸下来,回过神来的伦娜赶紧去阻止老刘,却被他一把推开。

    伊布的关节被老刘一一卸掉,而伦娜也被托蒂从后抱住,伦娜这位仙女龙,力气并不比普通女人好到哪里去,所以她也挣不脱托蒂的环抱。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伦娜不停挣扎着,但是却怎么也挣不脱,从未被其他男人抱过的身体因为托蒂被抱住而变得焦躁不安。

    “放开?一会你就会求我抱你了。”

    托蒂抱着伦娜,一边对她上下其手一边催眠着她。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我的头,好晕……”

    托蒂对异能的动用日益纯熟,即使是实力比黛丝和若尔娜还要高的伦娜也抵抗不住,被托蒂催眠了。

    “你叫什么名?为什么要跑到沙巴克来?”

    托蒂一边用力地揉搓伦娜那对比海伦都不逊色的巨乳,一边向她发问。

    “我叫伦娜,伊布的妻子,黛丝的母亲,来这里是为了李察娶了两位仙女龙的事,还有和他合作的事。”

    伦娜双眼失去聚焦,一脸呆滞地回答着托蒂的问题,只是随着托蒂揉弄她的巨乳而呼吸沉重起来。

    “伦娜,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李察的事,你忘记了吗?”

    托蒂开始催眠伦娜。

    “不是为了李察?那我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伦娜呆呆地回应着。

    “伦娜,你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比蒙勇士,找能配得上巨龙的勇士,你要用你肉体来做测试工具,只有能征服你的身体的比蒙才是能配得上巨龙的真正勇士。”

    托蒂从侧边将伦娜的裙子撕开,大手伸进裙子里,盖住她的小穴,开始玩弄起来。

    “嗯……寻找勇士?对,我是为了寻找配得上我们龙族即将参战的巨龙的勇士而来的。”

    伦娜的眼睛渐渐回复神采,那是她被托蒂催眠成功的证明。

    “托蒂先生,你要不要先来试,看看你能不能成为合适的龙骑士。”

    伦娜挣开托蒂的怀抱,一手撑住一棵大树,一手撩起被托蒂撕开的裙摆,露出她那成熟圆翘的玉臀,邀请托蒂来测试。

    “非常荣幸。李察,把你的岳父大人弄醒吧,这行重要的『公事』,他也得看着,不是吗?”

    托蒂走上前,双手摸上伦娜那圆润的肥臀,蹲下身,伦娜肥美的肉穴就在眼前,上面还沾着丝丝晶莹剔透的淫液。

    听到托蒂的吩咐,老刘上前去把刚被他放倒的的伊布给弄醒过来。

    “嗯……好舒服……嗯……托蒂先生……你好会舔……喔……真好……嗯……”

    伦娜没有因为是在丈夫的面前被其他男人玩弄而感觉到羞耻,反而是觉得非常地兴奋。

    “伦、伦娜,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刚刚醒过来的伊布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玩弄身体,也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骇得怒吼起来。

    “嗯……伊布……你醒过来了……嗯……我在做龙城交待的任务啊……嗯……我在挑选合格的龙骑士……嗯……好舒服……”

    伦娜一边享受着托蒂的高超的舌技,一边回答着伊布的问题。

    “任、任务?龙城什么时候给过你这种任务?李察,你还不去把你的岳母救出来?”

    伊布不知道伦娜已经被托蒂催眠了,对于她说的话显是非常的奇怪,而此时压住他,不让他行动的老刘也是一样的奇怪。

    老刘像是没听到一样,理都不理伊布。而此时托蒂已经脱下裤子,将肉棒抵在伦娜的小穴上,调整了一下位置,就将肉棒插进了伦娜的小穴。

    这一幕让伊布看得眦目欲裂,虽然浑身的关节被卸掉,但是他还是挣扎着想爬起来去求自己心爱的妻子。只是老刘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到不能移动分毫。

    “喔……肉棒进来了……好粗……好热……喔……比伊布的还要粗……喔……托蒂……快插……用力插伦娜的骚穴……喔……好舒服……”

    此刻的伦娜不顾丈夫伊布的感觉,被托蒂的大肉棒插得高声浪叫起来。

    “啊……杀千刀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被老刘压得不能动的伊布,看着在眼前被奸淫的爱妻,只能大喊大叫地威胁着托蒂。

    “伦娜,你小穴真是太妙了,都生过孩子了,竟然还这么紧,比黛丝的还要紧啊,水又多,真是个宝穴。”

    托蒂仿佛是没听到伊布的威胁一样,反而是越操越用力,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彻整个树林。

    “你、你连我女儿也没放过?你这个畜生,你会不得好死的。”

    听到托蒂说连自己的女儿黛丝也被她奸淫过,伊布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一样,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你说黛丝吗?那小骚货嫩是够嫩了,但是不够风骚,骚穴也没伦娜的紧,所以说还是你老婆操起来带劲。”

    托蒂一边操着伦娜的小穴,一边回头回答伊布的问题。

    “你……”

    伊布被托蒂的话气得差点脑溢血。

    “大块头,你有个这么漂亮性感的老婆,天天没少干她吧,看,她小穴多么配合,淫水真多。”

    托蒂将伦娜的一条腿抬起来,将插着他肉棒的小穴展示在伊布面前。

    “喔……真好……好爽……喔……爽死我了……喔……托蒂……用力操我……喔……哎呦……爽死我了……”

    伦娜的小穴被托蒂粗大的肉棒撑到极点,交合处溢出的淫水沿着修长的玉腿流到地上,性感的小嘴不停吐出诱人的呻吟声。

    “大块头,看得清楚不,不清楚?好吧,给你特别优惠,这次要好好看清楚了啊。”

    托蒂邪恶地笑起来,将伦娜抱尿一样抱起来,把她抱到伊布面前,将两人的交合处完整完整地呈现在伊布眼前。

    看着近在眼前的爱妻的小穴,但是此刻却被别人的肉棒插了进去,耳边响着的是他们肉体的撞击声和伦娜的呻吟声,伊布再也受不了,一口血喷出,眼一黑,晕了过去。

    “李察,你的老丈人又睡着了,把他弄醒。骚货,在老公被别人操,是不是特别兴奋啊?”

    托蒂看到伊布气得晕了过去,竟然叫老刘继续把他弄醒,好像誓要伊布一直看到最后,同时还继续向伦娜发问。

    “喔……是啊……在老公面前被人操……伦娜好性奋……喔……要死了……小穴好舒服……喔……继续用力……喔……太爽了……要死了……啊……啊……”

    伦娜一边揉着自己的巨乳,一边淫荡地浪叫着。

    当伊布再一次被老刘弄醒的时候,正好是伦娜高潮的时候,一股温热漫黄浊的液体射在伊布的头上,伦娜被托蒂操到尿都泄出来了。

    “骚货,你的尿都尿到你老公的头上了,你这骚穴夹得我真爽,老子要射,好好接住我的精液吧。”

    看到伦娜竟然把尿尿到伊布的头上,托蒂大笑起来,在伦娜的小穴内又抽动了几下,托蒂也射了。

    射完精,托蒂将肉棒拔出,让伦娜小穴内的精液和阴精混合物全都流到伊布的脸上。此时的伊布神情呆滞,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这位七彩龙的精神快受不住了。

    爽完了,托蒂当然不会忘记擦屁股,于是,七彩龙伊布和他的女婿同一个下场,变成了一个喜欢戴绿帽的阳痿男。

    扔下昏迷中的伊布和伦娜两夫妻,托蒂带着老刘回去了。当他们回到赛场的时候,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后面的比赛已经没有什么看头了,除了因为茉儿的闪电魔法,被封为了比蒙绝种了万年之久的苍穹先知,至此,老刘这一系的祭祀就已经和奥林匹克祭祀大赛没什么关系了。

    既然大赛已经没什么看头了,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准备进军沙漠的事了。经过商量,老刘会带着自己的嫡系还有匹格族组成的先锋军先一步出发,而后续部队则在祭祀大赛全部结束后出发。

    答应过海伦要为她的亲人报仇的老刘也没说其他的,接过祭祀的指挥权,带着军队就出发了。

    最近这段日子,托蒂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老刘竟然隐隐有挣脱他的催眠的迹象,所以这段日子以来,托蒂都不敢离开老刘太远,就是为防老刘突然清醒过来,如果老刘真的清醒了的话,他清楚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一次进军沙漠的先锋军,穆里尼奥虽然没有跟来,但是他的三个子女却是跟着来了,虽然还有老刘这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在,但是却不能阻止托蒂继续收美女的行动。

    前几天,托蒂才刚把黛丝的母亲给上了,要不是因为黛丝跟着凝玉去了丝绸大陆,来个母女双飞是个很不错的享受。这次出征,之前被穆里尼奥带回采玉城的歌坦妮也回来了,还带着妹妹歌莉妮一起回来了。于是,托蒂就想,吃不到母女花,来个姐妹花也不错。

    但是歌莉妮一直和她的随从在一起,所以托蒂都找不到机会下手。

    而久未与托蒂见面的歌坦妮,现在则是躺在托蒂的怀里,挺着小俏臀,任由托蒂操干着她的小穴。

    “啊……妮妮好想……主人的肉棒……喔……喔……好舒服……回去那段时间……父亲看得很紧……嗯……妮妮都找不到机会……和男人做……喔……妮妮都好久……喔……没尝过男人的肉棒了……喔……主人……好爽……”

    歌坦妮坐在托蒂的胯上,小屁股一上一下套弄着托蒂的肉棒,小嘴不断吐出诱人的呻吟,丝毫不顾军帐外面的人是否会听到。

    “馋得你这个小骚货,这么久没尝过肉棒,你个小骚货是怎么忍过来的?”

    托蒂揉捏着歌坦妮那对发育越来越好的乳房,笑问道。

    “嗯……找不到男人……人家就只有找莉莉帮忙……喔……让莉莉帮人家舔小穴……嗯……和她一起磨镜子……要不然……妮妮都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喔……”

    歌坦妮把她和妹妹的私密事都说了出来,丝毫不知道这会给妹妹带来怎么的后果。

    “哦?还有这种事?要不一会你们两姐妹给主人我表演一下?”

    托蒂一边挑弄着歌坦妮那对敏感的乳头,一边看着歌坦妮,想不到这个骚货没男人还能把自己妹妹拉来玩磨镜子。

    “嗯……主人真坏……明明在干着人家的小穴……还想要莉莉……喔……好舒服……嗯……还是男人的肉棒好……和妹妹磨镜子……喔……都没这么舒服……”

    歌坦妮快速挺动着俏臀,让肉棒不停在小穴中进进出出。

    一个小时后,歌坦妮把妹妹歌莉妮带到了刚才她和托蒂做爱的军帐。

    “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你不会又想……”

    军帐内还弥漫着刚才歌坦妮和托蒂欢爱过后的气味,歌莉妮不禁捂住鼻子,这种气味和她以前跟姐姐一起玩的游戏之后的气味,但却要浓厚得多,而且还夹杂着别的气味,歌莉妮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不知道她是不是又要玩那种游戏。

    “好莉莉,姐姐忍不住了,你就帮帮姐姐嘛。”

    歌坦妮拉住妹妹手,苦苦哀求她。

    “姐姐,唉……”

    其实自从上次歌坦妮回到采玉城之后,歌莉妮就觉得自己的姐姐和以前不同了,变了很多,不仅穿着暴露,而且对于男人还非常的热衷,如果不是爸爸管着,她真不敢想像姐姐会变成什么模样,而且最近连冰凰唐蓓尔金娜也变得和姐姐一样。虽然没有男人能近得了姐姐的身边,但是姐姐却找上了她,让自己和她做那羞人的事,起初自己还是不愿意的,但是耐不过姐姐的死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结果姐姐越来越索求无度,每天都要拉着她做,虽然那游戏歌莉妮也觉得很舒服,但是也耐不住姐姐这样的索求,她是个祭祀,不是姐姐那样的骑士出身,现在连在行军中都要,万一遇到敌袭,她真不敢想像会怎么样。

    见到妹妹答应了,歌坦妮马上兴奋地跑到床上,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同时还迫不及待地向歌莉妮招手,让她快点过来。

    歌莉妮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到了床边。

    “好莉莉,快来帮姐姐舔舔小穴。”

    歌坦妮躺在床上,打开她那对修长的玉腿,用手指将她被托蒂干得红肿的大阴唇撑开。

    歌莉妮趴下,将头靠近姐姐的小穴,顿时一股骚味冲进她的鼻子。歌莉妮伸出舌头,慢慢地舔了起来。

    “喔……莉莉……你越来越会舔了……嗯……好舒服……”

    红肿敏感的小穴被歌莉妮一舔,歌坦妮就开始呻吟起来。

    歌莉妮发现今天的姐姐比平时还要敏感,而且小穴那股骚味比平时还重,还多了一股其他的气味,一种腥臭的气味,和空气中的味道一样的味道。歌莉妮起初也不以为意,以为这只是因为姐姐身在军营中,特别的兴奋而已。

    但是到后面,歌坦妮的小穴中竟然流出了一股白色的粘液,当歌莉妮的舌头接触到那股粘液的时候,一股腥臭味直冲脑袋,她顿时明白姐姐小穴的那股腥臭是来自这些粘液。单纯的歌莉妮以为这是因为姐姐特别兴奋而分泌出来的东西,虽然恶心,但还是乖乖地将它们吞进肚子。只是她却不知道这并不是属于她姐姐的,而是托蒂射在歌坦妮小穴内的精液,歌莉妮就这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托蒂的精液全都吃进肚子了。

    “莉莉……嗯……你舔得姐姐好舒服……喔……来……你也脱掉衣服……让姐姐也帮你舔舔……”

    歌坦妮爽了,也没忘记妹妹,让莉莉脱掉衣服爬上床来,让她帮妹妹舔一舔小穴。

    听到姐姐的吩咐,歌莉妮站起来,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身上的祭祀袍脱掉了。

    歌坦妮和歌莉妮两姐妹的样貌十分的相像,只是歌莉妮从没得到男人的滋润,所以身材比起姐姐歌坦妮要差了不少,胸部没有歌坦妮的大,臀部也没有她的翘,小穴处是一片光洁,不见一根阴毛。

    歌莉妮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再看看姐姐的,每次看到姐姐的身材,歌莉妮都会不由地感到一阵自卑,明明是两姐妹,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多想也没用,歌莉妮跨过歌坦妮的身体,两姐妹以69式叠在一起,互相为对方舔起小穴来。

    歌坦妮的技术和歌莉妮的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小舌头每次落下,都会落在歌莉妮最敏感的地方,这也就是让歌莉妮欲罢不能的原因,虽然觉得羞人,但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歌莉妮就这样一直和姐姐玩这游戏。

    只是歌莉妮不知道的是,军帐内不止有她们两姐妹,还有一个人藏在暗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现在她的注意力都在姐姐的小穴和自己的小穴上面,快感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

    “嗯……姐姐……莉莉好舒服……嗯……小穴……好舒服……喔……”

    歌坦妮用牙齿轻轻咬着歌莉妮的阴蒂,手指插进她的小穴内,扣弄着歌莉妮敏感柔软的穴肉,引来歌莉妮一阵阵的呻吟声。

    “喔……姐姐……莉莉……莉莉不行了……喔……要尿了……啊……尿了……”

    每次对姐姐玩这游戏,都是莉莉首先败下阵来,这次也不例外,歌莉妮在歌坦妮的手口双管齐下首先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的歌莉妮趴在歌坦妮身上喘息着,丝毫没有发现有个人在悄悄地接近着她。

    这个人自然是一直躲着的托蒂,他一步步地接近着两姐妹,而歌坦妮也继续舔着歌莉妮的小穴,分散她的注意力。

    托蒂爬上床,跨过歌坦妮的头,将肉棒抵在了歌莉妮的小穴上,到了这个时候,歌莉妮依然没有发现托蒂,只是随着歌坦妮的舔弄继续呻吟着。

    只是,就在托蒂要将肉棒插进歌莉妮的小穴的时候,外面却响起一阵骚乱的声音,让沉浸在快感中的歌莉妮惊醒过来。

    功败垂成的托蒂为了不暴露身份,瞬间变成了蝙蝠,躲了起来。歌莉妮到最后都没有发现托蒂的存在。歌莉妮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然后和歌坦妮一起跑出去了。

    托蒂绕了一个圈,变回人形来到事件的现场。向周围地人问了一下,托蒂才知道,原来有一阵沙漠人乘着沙漠螺舟前来偷袭,悲催的老刘被其中的亡灵巫师用弩箭射掉了一只卵蛋。不幸中的大幸是老刘曾经喝过费雯丽毒蟒的胆汁,只要休息一段日子,就又能长回来。

    老刘的伤势,托蒂自然不会去关心,但是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让托蒂不得不上心,老刘竟然向歌坦妮求婚了,但是除此之外,老刘也没表现出其他不同的地方,让托蒂一时间也不确定老刘是不是解除了催眠。

    因为不确定,所以托蒂控制歌坦妮,让她答应了老刘的求婚。而老刘似乎非常的急,当天晚上就要举行婚礼。

    闹剧结束,托蒂回到了自己的军帐。冷静下来的托蒂试过用精神力去指挥老刘,结果还是可以的,这就让托蒂不明白了,为什么老刘会突然有这样的决定。

    “莉莉,李察他向我求婚了,我、我该怎么办?”

    在歌坦妮和歌莉妮两姐妹的军帐内,歌坦妮正急得团团转。虽然她被托蒂催眠了,但是在她内心深处,她仍然是喜欢老刘的。虽然因为托蒂催眠的缘故,现在她的身体并不属于老刘,但是内心的感觉不没有那么容易就能抹去的,而托蒂也并没有故意将这份感觉抹掉。

    “姐姐,你冷静点。你真的要嫁给李察吗,你不怕父亲那边……”

    歌莉妮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觉得李察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但是天鹅族是不可能和外族通婚的,这一点连当初的崔蓓茜也没有例外。

    “我是真的喜欢李察的,但是父亲……不管了,我到时候会有办法的。”

    歌坦妮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姐姐,虽然我之前觉得李察这人还不错,但是他今天借伤要挟你嫁,我真的有点看不过去,我有个办法,让我试试李察他对你是不是真心的。”

    歌莉妮附在姐姐的耳边,对她说了几句话。

    “莉莉,这样真的可以吗?”

    歌坦妮看着自己的妹妹,不敢相信她竟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姐姐,你相信我,肯定没问题的。”

    歌莉妮再次肯定地说道。

    “好吧。”

    歌坦妮最后还是答应了歌莉妮。

    因为有传送阵的存在,所以婚宴的一切事物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准备好了。老刘像块木头一样坐在军帐内,因为他又再次被托蒂夺去了心智。虽然成功夺取了老刘的心智,但是托蒂还是很奇怪,既然催眠没被破除,那老刘在白天时做的决定又是怎么一回事?

    托蒂会出现在老刘的军帐,一是为了再次验证自己的催眠是否对他失效,二是为了继续早上的事。早上因为突发事件,让歌莉妮这块到了嘴边的肉都没能吃下去,歌坦妮将妹妹会代替自己和老刘行礼的时候,托蒂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他要在这个晚上将歌莉妮吃掉。

    就在这时,代替歌坦妮做新娘的歌莉妮进来了,因为军帐内的光线不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实情的话,托蒂也认不出这个歌莉妮而不是歌坦妮,毕竟她们姐妹俩太像了。

    但是,刚进来的歌莉妮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托蒂控制的老刘捉住了。

    “李察,你干嘛,快放开我。”

    虽说是代替姐姐来试验李察,但是从未被其他男人碰过的歌莉妮被老刘这突然的一抱,弄得手忙脚乱,连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忘记了。

    “今天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你说我还能干什么?”

    老刘抱着不停挣扎的歌莉妮一步步向大床走去。

    “不要,李察,快放开我,我是歌莉妮,不是姐姐,放开我。”

    歌莉妮不停挣扎着,却是比不上老刘的力气。

    走到床边,老刘把歌莉妮扔到床上。歌莉妮趁机想逃跑,却被老刘一下按住了后背,再也动不了了。而这时托蒂也出现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突然出现的托蒂,歌莉妮不禁吃了一惊。

    歌莉妮从来没见过托蒂,此时看到他出现在老刘的新房内,又怎么会不吃惊,但是她此刻却被老刘压住,动不了,而老刘也没对他的出现有什么特别反应。

    “我?我是主宰一切的人,李察,你姐姐还有其他人都是我的人,过一会,你也会变成我的人,歌莉妮小姐。”

    托蒂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呸,谁会变成你的人,姐夫,你快点把他赶出去啊。”

    歌莉妮对托蒂的话嗤之以鼻,转而叫老刘把托蒂赶出去。

    但是让歌莉妮失望的是,老刘却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

    “姐夫,你在干什么,快点把他赶出去啊。”

    看到老刘宛若大头般一动不动,歌莉妮又喊了他一次。

    “没用的,李察现在除了我的话,谁的都不会听。李察,把你小姨子的衣服撕了。”

    托蒂向老刘吩咐道,同时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啊,姐夫,你干什么,不要啊。”

    看到老刘果真如托蒂所说,来撕她的衣服了,歌莉妮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

    只是老刘的大手压在她身上就像一座大山压住她一样,让歌莉妮动都动不了,一转眼,她就被老刘剥成一只大白羊了。

    “李察,捉住她的双手,后面的就交给我了。”

    托蒂站起来,对老刘说道。

    “是,主人。”

    老刘乖乖地捉住歌莉妮的双手,绕到歌莉妮的头上,不让她逃跑,同时也把她的下身暴露在托蒂面前。

    “姐夫,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姐姐知道你这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歌莉妮被控制住双手,只能不断踢脚,阻止托蒂接近她,同时还在求老刘放了她,但是老刘仍然对歌莉妮的求饶声不闻不问,托蒂也顺利捉住她的一双玉腿。

    “果然还是近看才看得清楚,早上的时候虽然也看到了,但却是不清不楚。”

    托蒂撑开歌莉妮的双脚,欣赏着她好坏粉嫩的小穴。

    “早上看到了?难道我和姐姐……那个的时候,你也在?”

    歌莉妮呆呆地看托蒂,连挣扎都忘了,只是想着她和姐姐的秘密被他发现了。

    “看到了,清清楚楚,你姐姐会去叫你,还是我让她去的,我当时刚刚和歌坦妮在床上欢爱完,就让她去找你了,然后你们就那里玩起磨镜子,你还把我射在你姐姐小穴里的精液一点不剩地全都吃掉了。”

    托蒂也没急着动手,只是继续撑开歌莉妮的腿。

    “你,姐姐她怎么会听你的,你、你在骗人。什么?你说那些白色的是你的精液?”

    听到托蒂的话,歌莉妮又开始挣扎起来,只是她一个祭祀,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托蒂和老刘两个大男人。

    “为什么不呢?今天过后,你也会听我的。”

    托蒂决定不再逗歌莉妮了,将肉棒慢慢地靠近她的小穴。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处女,我的第一次要留给我喜欢的人。”

    看着慢慢接近小穴的肉棒,就算歌莉妮再迟钝也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放过你?你认为可能吗?”

    不理歌莉妮的挣扎,托蒂一用力,将肉棒都插进了歌莉妮的处女穴内。

    “啊……”

    干燥的处女小穴迎来了第一个客人,不是歌莉妮喜欢的人,而是一个陌生人的肉棒,歌莉妮的惨叫在向世人宣告着她从此告别少女时代。

    “啊……好痛……啊……不要……求求你……拔出去……啊……痛……要死了……啊……痛死我了……要裂开了……求求你……不要再动了……”

    如果不是有处女血稍为滋润一下,估计此刻歌莉妮已经痛得昏过去了。粗大的肉棒给干燥的小穴带来的痛苦显然不是她这样初经人事的女孩能忍受的。

    “喔,还是处女操着爽,真他妈的紧啊。你姐姐那个万人骑,小穴都被人干得松垮垮了。”

    托蒂并没有因为歌莉妮的求饶而放过她,而是一边用力地抽插着她的小穴,一边将她姐姐的事告诉她。

    “啊……不会的……姐姐她……不会和别人……啊……痛……她喜欢的是李察……你一定是骗我的……啊……”

    歌莉妮不相信她姐姐会这么淫荡,惨叫声叫参杂着为姐姐反驳的声音。

    “要不要我让你姐姐来亲口对你说,让她一边看你的被干的样子一边跟你说她的事迹,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托蒂说做就做,通过精神上的联系,通知歌坦妮过来这边。

    “不要……不要叫姐姐过来……啊……不要让姐姐看到我的样子……啊……求求你……不要……”

    听到托蒂要把姐姐叫过来,歌莉妮当然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只能拼命地求托蒂,希望他不会叫姐姐过来。

    “晚了,歌坦妮已经到军帐外面了,来吧,让你姐姐好好看你被干的样子。”

    托蒂让老刘放开歌莉妮,然后将她双腿扳开,正面对着门口,继续操着她的小穴。

    而就在此时,歌坦妮已经撩开军帐的布帘,走了进来。看到双腿大开对着自己被操的歌莉妮,歌坦妮仿佛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一样,一动不动。

    “啊……姐姐……不要……不要看我……啊……姐姐……不要……我求求你……快点让姐姐离开……”

    歌莉妮捂着脸,借此逃避姐姐歌坦妮的眼光。

    歌坦妮没有因为歌莉妮的叫声而离开,反而是一步步走向她,走到床边,她跪下来,将脸贴近两人的交合处,伸出小舌头,开始慢慢地舔着托蒂肉棒上的歌莉妮的处女血。

    “姐姐……你干什么……啊……不要……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真的被其他男人给……不……这不是真的……啊……姐姐……你快醒醒……不要这样……”

    歌坦妮的表现让歌莉妮心里最后的一点希望都消失了,刚才托蒂对她说的话又一次飘荡在她的脑海里。

    “姐姐……不要……不要舔了……啊……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啊……你这样对得起李察吗……”

    歌莉妮仍然不肯放弃,继续劝说着歌坦妮。

    “傻莉莉,姐姐这是帮你减轻痛苦啊,你看你都流了这么多血了,还在那叫痛,姐姐怎能不帮你呢?再说,男欢女爱不是正常的事吗,李察又怎么会怪我,而且姐姐和其他男人做的时候,他都有在场,还非常的喜欢看呢。”

    歌坦妮一边舔着歌莉妮的小阴蒂一边说道。

    歌坦妮的话歌莉妮让最后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此时她已经不再期望会有人来救她,不再期望姐姐或李察会突然醒过来,把眼前这个恶魔杀死。

    现在的歌莉妮只是随着托蒂的抽插而叫着,粗大的肉棒也开始慢慢给歌莉妮带来快感,再加上歌坦妮的小舌头,歌莉妮的惨叫声开始变成了欢愉的呻吟声。

    在双重刺激下,歌莉妮达到了她平生的第一次高潮,随之而来的是托蒂的精液,他也将精液射进了歌莉妮的小穴。将肉棒从歌莉妮的小穴内拔出,然后托蒂又插进了她的小屁眼内,歌坦妮张开小嘴,将歌莉妮小穴内流出的精液全都舔掉。

    粗大的肉棒插进窄小的屁眼,将屁眼周围的皱褶完全撑裂,鲜血随着惨叫声而流下。

    屁眼破处,让歌莉妮刚刚平息下来的痛苦再一次激增,惨叫声再次响起。但是因为这次有精液和淫水的润滑效果,让托蒂抽插起来比刚才还要轻松,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歌莉妮减轻了不少的痛楚。

    看着惨叫的歌莉妮和淫荡的歌坦妮,老刘仍如同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他的眼中却闪着一丝丝奇异的光芒。

    托蒂一点也不怜惜歌莉妮,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抬起歌莉妮的小屁股,再次插进她的小屁眼内,继续卖力地做着活塞运动。

    当托蒂再次将精液射进歌莉妮的屁眼的时候,她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了。但是就在托蒂要对歌莉妮催眠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从后面掐住了托蒂的脖子。

    “亲爱的托蒂伯爵,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仿若地狱一般森寒的声音,让托蒂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李、李察?你、你怎么会?”

    掐着托蒂脖子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托蒂催眠的老刘,只是他却不知道怎么破解了托蒂的催眠。

    “托蒂伯爵,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老刘慢慢加大手上的力度,目光越来越冷冽,显然老刘对于被催眠后发生过的事还记得清清楚楚。

    “可恶!”

    感觉到后颈渐渐收紧的大手,托蒂瞬间变回了蝙蝠形态,逃脱被掐断脖子的结局。

    只是在他逃跑的时候,怎么也想不明白,老刘是怎么从他的催眠中清醒过来,老刘的清醒,让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白费了。不甘、愤怒充斥心头,托蒂带着各种念头,向着沙漠深处飞去。

    虽然托蒂被赶走了,但是老刘心里却像是针刺一样难受,虽然破了托蒂的催眠,但是催眠之后发生的事,老刘却是记得一清二楚,想到之前自己竟然自己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送到别的男人床上,老刘的心如滴血。

    但是现在行军在外,准备攻打沙漠,老刘一时间之间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应对,只好先放着,最多就是平时多看着海伦她们一点,不让她们有机会出轨。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有老刘的看管,海伦她们也没多少机会去和别的男人过多的接触。而他们的先锋军也正式遇到一批敌人,最终在老刘的带领下以微小的代价就打退他们了,最后和大军顺利会合。

    只是,接下来的一场大战,老刘却尝到了他平生第一场败仗,数十万大军隆美尔引出的噬金蚁消灭了一大半,还被围困在一个废墟里。

    最后老刘以自己为人质,才让对方放过了残余的军队。只是老刘并不是吃亏不回击的主,一个反击的计划已经在他的脑海里了,这次跟着隆美尔走也不是单单投降那么简单,而隆美尔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次把老刘活捉回去会给自己带去怎么样的灾难。

    第07章

    虽然名义上老刘是隆美尔的俘虏,但是隆美尔对老刘是礼遇有加,摆明了是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只是老刘这样的天之骄子,又怎么可能屈居人下。还反过来劝说隆美尔加入他的麾下。

    老刘在隆美尔的那里,吃好睡好,除了某些时候做样子给别人看看之外,完全就不是俘虏。而且隆美尔还在拍卖会上拍下一个千年魔芋美人送给老刘。

    虽然老刘一直都很小心,但在隆美尔送给老刘的那个佛巨人萝莉姬丝凯碧时,老刘终于还是着了道,险些被盥阴之光弄成白痴,但老刘也因祸得福,成了外籍佛巨人韦陀,千红一窟的花王。

    最后,因为老刘被盥阴之光击中,全身法力暂时消失,被隆美尔绑了起来,而隆美尔也因为有别的战事离开了加里曼丹城。但是这一次离开,隆美尔再次回来的时候,加里曼丹城已经面目全非了。

    隆美尔前脚刚离开,老刘就放出了传送阵,将翡冷翠的人马放了出来。老刘被解了下来,然后带着人马迅速占领了空虚的军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成为隆美尔为活捉老刘而一辈子都会后悔的事情。

    在将比蒙王国这次出征残余的军队全都接过来之后,老刘下达了红带屠城的命令。

    七天七夜,战火在加里曼丹城整整延续了七天七夜。然后老刘才带着比蒙王国的人马还有大批的战利品和俘虏的工匠和学者离开了沙漠,回到了翡冷翠。

    沙漠的问题解决了,但是还有更大的问题等着老刘。被催眠的海伦等女,并没有清醒过来,而老刘也有各种的事情要处理,不可能总呆在她们的身边看住她们。看住这个,另一个又跑去和其他混在一起。

    虽然心如刀割,但老刘总不能将她们绑起来,翡冷翠的治理离不开她们的帮忙,如果把绑起来,翡冷翠说不准会乱成什么样。

    在老刘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穆里尼奥也跑过来找他帮忙,去解救爱琴之花艾莉婕。本来不想去的老刘,想到自己亏欠老天鹅的,最后还是答应了。

    在花精灵和老天鹅早就准备好的前提下,虽然有黑龙的这个突然杀出的程咬金,但还是打退了他们,广寒月影仪式顺利举行,将艾莉婕唤醒。

    醒过来的艾莉婕,当然能看出老刘这个神曲萨满是个潜力股,于是带着花精灵投靠了他。

    在艾莉婕的帮助下,老刘拿下了千年魔芋美人,精神力再次暴涨,连瞳孔中都有银色的十字在闪烁,那是精神力太强的缘故,而老刘也借此一举行突破到了圣上之阶。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情势,老刘决定去魔界,虽然不放心海伦她们,但是为大局,老刘还是不得不离开翡冷翠,前往魔界搞破坏。

    在拜托艾莉婕照看海伦她们之后,老刘毅然踏上前往魔界的路。

    让老刘安心前往魔界的原因,是因为之前进攻沙漠的时候,老刘发现沙漠人和蝙蝠人有勾结,所以在沙漠回来之后,老刘将这消息告诉了人类世界,在人类和比蒙合作下,蝙蝠人已经从大陆上除名了,而艾薇儿也因为老刘成了圣主保,得到教廷在帮助,灵魂回到自己的肉身上,只是还没有清醒过来。

    只是,老刘并不知道,蝙蝠人虽然被除名,但是托蒂却逃了出来,没有在那次灭族行动中死去。只是这次的灭族打击,让托蒂的精神力也大涨了。而在他精神力暴涨的那一刻,托蒂再次感应到和老刘断了的精神联系接连了起来。只是没过几天,联系又断了,那是因为老刘去了魔界,精神又联系不上了。而精神力大增的托蒂也知道当初为何会对老刘的催眠失效。本身老刘的精神力就比一般人的要强悍

章节目录

兽血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BC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兽血淫传最新章节